吊東

特傳<歸途>-35-(完)一點有感而發+大大的愧疚感+可能會有的番外+特別特別大的感謝你們(畫大圓

√非常ooc

√大漾小冰

√人生美好,天天更新

√大綱被我丟到世界的角落了。(於是放飛

√遠離日更影子的吊東正在忙著準備日更歸途。(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還在想要怎麼樣比較好寫出感覺。(到底要找多久的感覺啊你www

√歸途寫完了,接下來應該是要先休息啦,感謝各位這麼長一段時間陪我日更,給我熱度、給我推薦、給我評論。

我是剛開始寫同人的小碰油,也是剛開始在學習怎麼樣把一篇文章「完整」寫完的小寫手,所以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感謝還是有那麼多人願意跟著按熱度到最後。(呃我還是會繼續更新啦不過先休息個七天再說

我知道我寫的不是那麼好,因為連大綱都不太會寫(所以通常沒有大綱這種東西(其實還滿不負責任的

總之就是很謝謝你們然後也辛苦你們了(雙手合十

√介不介意我歸途更新完之後休息一個禮拜啊……(小聲)我想參加暑期比賽想寫寫原創(氣音



冰炎從來沒想過那個妖師學弟究竟是怎麼回事。居然送給他那個有著火焰的銀色項鍊……跟狗牌一樣……可是不可否認,那個狗牌上居然會有他自己的力量感應,連他都不曉得他自己是什麼碰上這東西的。

那個妖師小學弟的眼力的確不錯。

大競技賽結束之後,他們去了慶功宴。他有事所以離開了一會兒,再回頭,已經找不到他那個依舊弱到爆的小學弟身影。

他在外頭晃了晃,可能是他有聽取心音的能力吧……他很快在轉角處發現小學弟正在跟店內員工閒聊。

「客人也有自己的地方了吧。」那隻田鼠說完自己在原世界的辛酸血淚史,然後又唱了首輕快的像童謠一樣的歌,最後問了那個小妖師這個問題。

冰炎忍不住停下腳步去聽。就站在黑髮少年背後。

少年露出了呆傻的表情,想了想,最後很遲疑地點了頭。不知道為什麼,冰炎自己也不知道理由,他鬆了口氣。褚冥漾有了自己的地方了。

他想著,然後假裝自己剛從走廊轉角彎進來,朝著黑髮少年喊了聲。「要走了。」

等到少年踉蹌追上,他才又邁開腳步。

有了自己的地方嗎……

『以我的名字……祝福,你會剛強、正直、無畏並且不會迷失。』冰炎腳步稍頓,輕聲默禱那句連他都不知道從何而來的祝福話語。

直白的祝福一點都沒有他的風格。感覺就像是他從另一個人身上學來的一樣。

會是誰呢。

 

後記

好的這裡是又來禍害人間的吊東!我想先聲明,歸途本來應該叫做「冰炎養成日記」或是「褚爸爸育兒心得」之類的。是傻白甜!絕對是傻白甜。(問題是沒人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腦抽了,非常自不量力的就寫了歸途。還非常老套的穿越時空,繼續虐漾。(

最開始的發想其實就只是原作有一段,漾跟田鼠在閒聊時說的:客人也有自己的地方。的那裡。其實真的只是很小很小的一個地方,不過我就是有種漾好像真的回到自己家的感覺(當然不是實質意義上的家啦

總之,很希望他們會是彼此最後能回去的地方。

有時候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對不起這個明明可以寫到十萬的坑,居然只寫了四萬多就想結束……不過反正我是寫完了!以上只是我個人習慣性的自暴自棄(安詳

然後很剛好,在更新歸途的過程中我跑去旅遊了(所以才會看到有那麼多篇根本是來亂的一樣,因為車上一顛一顛的真的很難碼字(會暈車的傢伙

不過每天顛著晃著還是把我自己想寫的東西寫完了啦。寫歸途的時候,應該是想寫一種不管他們人在哪裡,有彼此在的地方,就是家的感覺。



特傳<歸途>-34-

√非常ooc

√大漾小冰

√人生美好,天天更新

√大綱被我丟到世界的角落了。(於是放飛

√遠離日更影子的吊東正在忙著準備日更歸途。(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還在想要怎麼樣比較好寫出感覺。(到底要找多久的感覺啊你www

√流浪的第十四天,今天就是回家路上啦!我的眼鏡就這麼壞了,當了半天的瞎子哈哈哈。

總之我的旅程是結束了,歸途也差不多該回到家了。

√我把歸途寫完啦!這幾天就可以很不負責任的完結了!

√介不介意我歸途更新完之後休息一個禮拜啊……(小聲)我想參加暑期比賽想寫寫原創(氣音


 

冰炎不知道幾次曾經想過,要是有一天起床,眼前又是褚冥漾,該有多好。

他在夢裡已經沒有夢過他的父母了……這種感覺很奇怪,但是他最常夢見的,已經變成褚冥漾。

 

他睜開眼睛,有點意外的發現眼前的是個黑髮男人。

跟他過去幾個月看過的那張臉一模一樣。

普通平凡,在大街上隨便抓一把都能看見的樣貌。但是氣質不同,那個人的氣質誰也模仿不來。

跟水一樣溫潤柔和,生起氣來卻又變成硬冷寒冰。

 

「褚……」所以當他看清楚眼前人的臉時,先是愣了愣,然後才喊出名字。

「冰炎。」褚冥漾很快露出微笑,「醒啦?」

 

這個褚冥漾看起來不太一樣。

冰炎想著,坐起身,上上下下打量褚冥漾,然後才發現他身上的傷口已經消失了。有留下那些扭曲的疤痕,但是所有的血跡汙漬跟上次看見他的樣子相差甚遠。

還有,褚冥漾的眼神清明了,比最開始遇見他時還要多了點什麼。

 

……也許是混濁?

冰炎分不出來。

 

「褚。」冰炎伸手去抓脖頸上那條褚冥漾給的項鍊。燙的嚇人。

「嗯。」褚冥漾輕應一聲,「來到這裡,你辛苦了。」他抱住冰炎,「很難過吧?」

 

冰炎想了想,「對。」他點頭。

「無家可歸。很難受。」

 

黑髮男人垂眸,靠在冰炎肩上,「對不起……說好要給你個家。」

「不用。」冰炎哼聲,「不用對不起。」

 

「我已經找到了。」他說。

「剛強無畏、正直並且不迷失。」冰炎看著褚冥漾已經與原來不太相同的眼神,他知道這個是褚冥漾,不管褚冥漾變成什麼樣子,他都認得。

「我沒有迷失,所以我可以回家。」

 

「喔?」褚冥漾跟著看進一雙紅色眼眸,「你……找到家啦?」

 

冰炎點頭,「在這裡。」

 

褚冥漾花了點時間才意識到那個「這裡」是指哪裡,當他回過神來,嘴角已經勾起了大大的弧度。

「歡迎回家。」他小聲說,彎腰抱緊這個對他來說如同世界珍寶的孩子。

 

褚冥漾的身型纖瘦,面對世界微不足道,但是對於冰炎來說已經足夠。

就如同當年烽火連夜,褚冥漾在他面前撐起了羸弱城牆,擋去了腥風血雨,也掩去了滿眼風霜,充做他面對世界的屏障。

 

 

就跟每次褚冥漾都要離開一樣,這次依舊是褚冥漾要離開無殿,而冰炎要繼續留著。

 

據說褚冥漾自己還另外有些事要辦,於是他是先離開的那個。背後還附帶白川主一隻。

 

「別難過,冰炎。」褚冥漾彎腰去安撫那個看起來心情不怎麼愉快的孩子,「不會一直離開,你會再遇見我。」

這已經是必然了,褚冥漾非常篤定,就算不用妖師的言靈,他們依舊會在千年後相遇。

 

「冰炎,你的路不會平坦順遂。」褚冥漾在無殿與外頭的交會處半跪下來,上次他這麼做的時候是問冰炎要不要與他一起走。

這次則是要冰炎不要跟上來。

 

和當初相同的,冰炎在意的依舊是褚冥漾跪在地面的膝蓋。

「也許有點痛、有點難受、你可能會哭……」褚冥漾說,用他特異獨行的祝福方式小心祝禱。

「但是,你不會迷失,你會知道你自己要走的路。」褚冥漾黑色的眼眸微微瞇起,似乎想起了什麼。

「千年之後,你會遇到我。」

「那時候的我,有點傻、有點呆,把你當成世界第一漂亮的死神。」

冰炎很認真的聽著。

「那時候,我很天真、面對全世界,有點笨。有點遲鈍,還很衰。」褚冥漾繼續說。

「請你好好帶領我……然後就像我說的……我會害死你……」

 

冰炎挑了眉,迎上褚冥漾歉疚的眼神。

褚冥漾看著他的眼睛繼續說下去,「不過,我會帶你回來。」

 

冰炎這才滿意地點了頭。

「褚。」他伸出手,往褚冥漾掌心寫了幾個字。

 

褚冥漾笑了,「等你回家。」

 

「以我……的名字祝福,你會剛強、正直、無畏並且不會迷失。」

最後一次,褚冥漾還是這句沒有變過的祝福。



特傳<歸途>33-

√非常ooc

√大漾小冰

√人生美好,天天更新

√大綱被我丟到世界的角落了。(於是放飛

√遠離日更影子的吊東正在忙著準備日更歸途。(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還在想要怎麼樣比較好寫出感覺。(到底要找多久的感覺啊你www

√流浪的第十三天,今天到台東去啦!跑去小野柳露營,蚊子很多,很多蟬,還很熱!今天是倒數第二天,我在回家的路上w剛好跟著歸途一起完結旅行。

√我把歸途寫完啦!這幾天就可以很不負責任的完結了!

√介不介意我歸途更新完之後休息一個禮拜啊……(小聲)我想參加暑期比賽想寫寫原創(氣音

無殿三主之一與司陽者對視了一眼。

「來吧,先進來。」身型略嬌小,扇輕而易舉地將地上破爛的妖師抬了起來,像在扛布袋的姿勢讓褚冥漾忍不住發出一聲悶哼。

「小朋友都沒好好吃飯吧,真輕。」

白川主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他至少少掉了百分之十五的內容物,當然會輕。」看看那副不應該屬於人類的扭曲樣貌。白川主雖然對這樣的傷勢會造成多大的痛感並不清楚,但他好歹知道一般人受了這樣的傷是不可能活下來的。

踏進無殿,意味著離開了原本的時間軌跡。

黑髮的妖師在扇走進無殿之內的瞬間發出了一聲不算小的哀鳴。

「痛!」

「呦!小朋友中於清醒過來了!」扇哈哈大笑,往褚冥漾的屁股一拍。

「扇董事……」褚冥漾第一次有種自己又再度活過來的感覺,「你會把我的肉拍掉……」

他剛剛雖然是處在意識五感不清的狀況下,但他還是有記憶的,完全知道自己是怎麼躲過那些追兵來到這裡。記清楚了自己究竟在找些什麼。

同時也重新感受到世界所有的聲音與氣味……不得不說那一瞬間讓他差點哭出來。

痛哭的。

那些傷口真的是痛到哭。褚冥漾欲哭無淚,那時候的自己究竟為什麼可以仗著自己沒什麼痛覺就什麼攻擊都不躲!

自討苦吃啊!

「噢小朋友,其實已經掉了。」扇很愉快地隨手把碎肉塞回褚冥漾手裡,換來他苦著一張臉的哀嚎。

「扇董事!」只是聲音依舊微弱。

「要不是你已經賣身掉了,我還真懷疑你說不定是鬼族。」扇哼著歌,扛著妖師,白川主跟在後面自己找了張椅子坐了。

「扇董事……」褚冥漾想抗議,他怎麼可能會是鬼族……要是他是的話,早就被學長這樣那樣最後種進地底了。

「又在想我家那臭小子啊?」扇董事竊笑,這兩個小朋友幾百年來都是這個樣子,一個追著一個跑,說是分開嘛好像沒分開過,說是就這樣幸福快樂的在一起好像也沒這回事……實在是有趣。

不管繞了多少彎,最後他們還是會在某個地方碰頭。

「我不……」褚冥漾想反駁,不過他早該知道,不管經過多久,他就是不可能在辯論這方面贏過扇……好吧,連肢體方面的衝突他也贏不過,全盤皆輸。

「承認吧,你就是在想那臭小子。」扇哼哼笑著,「這裡雖然沒有大隻的,不過有小隻的。」

「啊……」說到小隻的,褚冥漾也想起來了,「冰炎到這裡了啊……」看來他牽制的行為還是有點用處的……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賽塔……明明這個時候還是不認識的陌生人,卻肯這樣幫忙。

「當然。」扇撇撇嘴,找了間空房間——這其實很容易,無殿內到處都是空房間,只是要找到一間不會連接去奇怪地方的房間比較困難一點而已。

「先把你自己修補好之後再去找小鬼吧。」

褚冥漾點點頭,他可以感覺的到,他放在冰炎身上的東西正在緩緩發生作用,告訴他冰炎的位置、他是否安好。

「小朋友。」扇難得的沒有不著邊際地說著話,往房內椅子一坐,「在這之後,你要去哪?」

褚冥漾忙著把自己扭曲斷裂的手往回接上,雖然很痛,但是痛久了也就麻痺了,跟減少五感時的狀態也差不多。

接回去,然後用最基礎的咒術把傷口一點一點修回去。失去掉的記憶沒有那麼容易回來,褚冥漾在想,也許要再等個兩三天,那些忘掉的東西才有辦法全部想起來。

……還是很慶幸的,他想起了冰炎。

「我也不知道。」褚冥漾聳肩,「可能回去吧。」

「回去哪裡?」

妖師憨厚一笑,說他還沒傻到忘記自己回家的路。

特傳<歸途>32-

√非常ooc

√大漾小冰

√人生美好,天天更新

√大綱被我丟到世界的角落了。(於是放飛

√遠離日更影子的吊東正在忙著準備日更歸途。(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還在想要怎麼樣比較好寫出感覺。(到底要找多久的感覺啊你www

√流浪的第十二天,台東還是在下雨,我跟著旅伴在宜蘭坐了半天公車,徹底體會到什麼叫做坐公車ww看著旅客來來去去,到最後只剩我們還在這裡。

√我把歸途寫完啦!這幾天就可以很不負責任的完結了!

√介不介意我歸途更新完之後休息一個禮拜啊……(小聲)我想參加暑期比賽想寫寫原創(氣音

無殿來了兩個訪客,無殿三主之一的扇大方歡迎,在另一位主人與精靈訪客的阻止下總算願意將因承受不了轉換時間軌道而昏倒的孩子安置在客房內。

然後,無殿第一次在同一天之內迎來了第二批客人。

「呦,小朋友!真是狼狽!」依舊是扇前往迎接,在無殿外看著曾經天真爛漫的妖師變成破碎的樣子。

「咳、咳咳……」咳了幾聲,褚冥漾轉頭去看後頭的追兵,已經分不太清楚到底是那兩族或是公會或是時間的守衛。

確定了那些追兵已經不會再追上來,褚冥漾鬆了口氣,把視線重新轉過來,面對無殿三主。

「啊……」茫然地張了張嘴想吐出幾個字,褚冥漾最後還是搖頭。已經習慣了這些日子漫無目的的奔逃還有這樣熟悉卻又叫不出名字的狀況。

「真是的,居然連我也忘了嗎!」扇誇張的嘆了口氣,「是說啊小朋友,你後面帶來的粽子真是包了不少好料哎!」她數了數,能逃過這些神奇組合的,全世界除了褚冥漾可能找不到第二個人了,「對了,白色的傢伙應該也跟在你旁邊吧?」

理所當然,褚冥漾不知道扇在指誰。

只好繼續茫然,同時按住自己還在流血的半邊身體,盡力不讓它往旁斜倒。

「是的,沒錯。」猛地,一道聲音傳來,遲鈍的聽力讓褚冥漾慢了半拍才理解過來是多了個新的人在現場,盲目轉動腦袋去聽聲音。

扇看著世界的妖師,不知道該嘲笑還是感慨地搖頭嘆息,踩著臺階往下幾步,把褚冥漾脆弱的脖頸往旁一扳,「小朋友,看這裡。」

白色映入眼簾。

褚冥漾的眼神空洞。

「學長……」

「真不好意思,我不是你的學長。」白川主微笑,早就看過手底妖師這麼失控的模樣。

「你好啊,扇。」他跟殿主之一的扇打了招呼。剛剛是變成白蟻一路跟著過來的,不得不說小朋友某方面真的很會逃跑,後面的追兵有一半都是府君來著的,居然也沒跟上小朋友。

「用這種方式跑來,算你聰明。」

褚冥漾低吟了幾聲,脖子有點不舒服。

「小朋友,你還知道這傢伙是誰嗎?」扇指著白川主問,估計也不知道了,穿過時空又被這樣那樣甩來甩去,不死也瘋,誰管你有沒有記憶。

果然,褚冥漾呆愣愣地盯著白川主好一會兒,還是搖搖頭。

「對不起……」低頭道歉,就算在場兩者都知道褚冥漾並不需要為了這個道歉,他還是低聲下氣地說著。

特傳<歸途>31-

√非常ooc

√大漾小冰

√人生美好,天天更新

√大綱被我丟到世界的角落了。(於是放飛

√遠離日更影子的吊東正在忙著準備日更歸途。(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還在想要怎麼樣比較好寫出感覺。(到底要找多久的感覺啊你www

√流浪的第十一天。人生海海,宜蘭在下雨,啊不過我不喜歡吃蔥(

√今天依舊放飛自我放飛歸途(廢物

「那,也許能想像我們現在正在逃跑?」賽塔微笑,其實也差不多了,他們背後肯定跟了不少精靈與獸王的追兵……褚冥漾一個人怎麼可能處理的了全部?頂多一部分吧。

冰炎沒有猶豫很久就點頭,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褚冥漾會跑來。

「對了,褚小朋友有沒有告訴過你,這個移動陣的座標就是連結到無殿?」

冰炎愣住,這他真的不知道。

『冰炎,要是遇到什麼需要逃的就要用這個喔。』褚冥漾在刻好地板上的移動陣之後還這樣叮嚀他,冰炎沒有懷疑過那個移動陣是要送去哪裡。褚冥漾也什麼都沒說。

沒想到是送去無殿……也就是說從一開始,褚冥漾就做好各種準備,無論如何都要把他送去無殿。

「那麼,走吧。」清乾淨移動陣附近的所有雜物,賽塔又詢問了一次冰炎是不是還有什麼東西要帶走。

冰炎看了看書房,如果說真的要帶的話,他想,所有有褚冥漾影子的東西都想帶走。

不過最後他只搖頭,「我帶去了,能怎麼樣嗎?」

賽塔沉吟了會兒,「不怎麼樣,可能遺失或是……跨過時間的確切情況誰都不清楚……不過,時間過去之後,該回到您身邊的,就是您的,不用太擔心。」

……

冰炎沒有回答,已經習慣了精靈一些難以理解的話語。

「那還是不拿了。」其實他很想帶走褚冥漾給他的所有東西。

賽塔和他站到移動陣中央,「殿下,要是等等覺得不對勁,就直接睡吧。」

「什麼……?」冰炎一愣,不過賽塔沒有解釋太多,只說了到時就知道。

光陣亮起,冰炎眼前的房屋景象開始模糊。

這次的移送花了點時間,跟以往的經驗有點不同,據說是因為目的地的位置比較特別的關係。

冰炎皺眉,就跟賽塔說的一樣,有種感覺,像是全身被扭曲。被某種輕柔堅定的力量拗折,沒辦法抗拒。

「殿下。」賽塔的聲音自一旁傳來,「您先睡一會兒吧……」

不用賽塔說,冰炎已經覺得自己眼前開始發黑。

賽塔超棒!!!!!!!

夜玖:

終於上色的賽塔大美人ˊˇˋ

特傳<歸途>30-

√非常ooc

√大漾小冰

√人生美好,天天更新

√大綱被我丟到世界的角落了。(於是放飛

√遠離日更影子的吊東正在忙著準備日更歸途。(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還在想要怎麼樣比較好寫出感覺。(到底要找多久的感覺啊你www

√流浪的第十天,好的接近尾聲了,就快要可以回去用電腦了!
這十天更新根本是擠出來的ww

冰炎看了賽塔一眼,從褚冥漾的桌上拿過一張字條,抓著筆,寫了字。

冰炎的字跟褚冥漾的不一樣,帶著點皇家的優雅,有點精靈的飄逸,還有點燄之谷的張狂。

跟褚冥漾每次做過的一樣,他將字條放在床頭櫃邊,那是最顯眼的位置。

「褚已經忘了『冰炎』。」他說,「所以我忘了『褚冥漾』……也是可以的吧 」他一邊默默地跳下床,重新環視一次這個房間。

『我在回來的路上。』

褚冥漾寫給他的字條上永遠只有這句話,不是『我出門了。』或是『很快回家。』

因為這棟屋子並不是他們兩個誰的家,只是個住所。

回來哪裡?褚冥漾寫的,他要回來哪裡?

冰炎似乎有點明白了,褚冥漾很可能其實根本就不曾記得這個地方。

「……他記得的,應該是我。」

是他這個人,不是冰炎。就算冰炎哪天改了名字換了長相,褚冥漾記得的就是這個存在,與外貌名字無關,先是認出這個靈魂這個氣息,然後再聯想到冰炎兩個字上。

褚冥漾自己也說了,冰炎兩個字,是他唯一能忘記之後再度想起來的名字。

「我是他能去的地方。」

所以他更不能待在這裡,褚冥漾會找過來,他會被抓回去那個地牢。世界不會仁慈的讓他死亡,褚冥漾只會一直復活。

會很痛、很難受,冰炎一點都不想看見褚冥漾滿身是血笑著跟他說一點關係也沒有。

「忘了褚冥漾也沒關係。」冰炎說,「我記得怎麼找到他就行了。」

賽塔點點頭,「看來您已經做好決定了。」

「早就決定了。」冰炎聳肩。

「那麼,您要去哪裡呢?」

「回家。」

冰炎指著他留下的字條。

「我正在回家的路上。」

冰炎愣了愣,看見精靈臉上露出了燦爛笑容。

「太好了,我們走吧。」


賽塔直接掀起了書房地上的地毯。

冰炎知道那個位置,就是褚冥漾刻上移動陣的位置。

「不得不說,他對於逃跑真的很擅長。」賽塔在蹲下來研究過那個法陣之後這樣說。

「這是個很複雜的移動陣,加上很多元素……他留給您的東西真的不少。」

「褚說這只有逃跑時能用。」

冰炎記得褚冥漾的每個囑咐……通常是因為褚冥漾不會說第二次相同的話……應該說,他會忘記自己曾經說過什麼話。

特傳<歸途>-29-

√非常ooc

√大漾小冰

√人生美好,天天更新

√大綱被我丟到世界的角落了。(於是放飛

√遠離日更影子的吊東正在忙著準備日更歸途。(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還在想要怎麼樣比較好寫出感覺。(到底要找多久的感覺啊你www

√流浪的第九天,今天跑去聽歐陽娜娜的演奏會?(被拉去的(只知道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www

賽塔說,無殿在自己的獨立時間上,世界規則大部分對無殿並不管用。但也因為在時空之外,他們不能插手干預世界上的事,除非付出代價。

「……」冰炎皺眉,褚冥漾居然在他不知道的時候做了那些。

「就連您跟著到了監獄也是他預料中的事情……褚小朋友所作其實讓很多方都措手不及……殿下,您知道是為什麼嗎?」

冰炎搖頭。

賽塔輕嘆一口,「『無視死亡的錯誤。』……就我所知,外面是這麼稱呼褚小朋友的。」

「無視死亡……?」

「是的。」因為褚冥漾的行為對公會等各方人士來說都難以理解。無視所有可能的生命威脅,只為了達到某個他們都不知道的目的。

「『那位妖師』的行動基本上是將自己的安危排除在外……」誰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這麼拼命。

諷刺的是那個據說作惡多端的妖師只是為了保住他們重視的三王子的孩子。

「……我們不能繼續待在這裡。」冰炎起身。

這裡防護的咒術已經削弱了……既然褚冥漾是這麼多人都要找的對象……那就不能讓褚冥漾回到這裡。尤其是……尤其是在褚冥漾不顧一切的狀態。

褚冥漾在剛帶他走的時候就是這樣的狀態。滿身傷的永遠是褚冥漾。

『冰炎,別怕。』把他按進自己血肉模糊的懷抱裡,褚冥漾小聲說。

『我不會丟了你、不會弄丟你……我會去你在的地方……然後保護你……』

冰炎很肯定,自己在的地方,褚冥漾就會來。

他在桌上找到褚冥漾留的字條,筆跡很新,上面的內容千篇一律,沒寫褚冥漾去了哪裡甚麼時候回來。

但總是會回來的。

冰炎的抽屜裡積了整疊的字條,有幾張,褚冥漾就回來了幾次。

「……您還想去哪裡嗎?」賽塔看了外頭,大概離搜索的人來也不遠了,要是冰炎被發現在這裡,那可真是不太好。

「無殿是獨立時間的地方吧。」

賽塔點頭。

「褚是因為不在自己的時間軌跡上所以變成那樣吧。」

賽塔點頭。

「那麼,在無殿就不會有那個問題吧。」

賽塔還是點頭,「但是,殿下,您真的明白褚小朋友想要你做什麼嗎?」

「離開這個時空?」冰炎還不理解。

「離開這裡到無殿,有一定機率會忘記他。」賽塔說,認為有必要讓冰炎明白。

褚冥漾是錯誤的存在,基本上,原本就不該在這裡。冰炎也本來就不應該記住他。

冰炎沉默。

會忘了褚冥漾?

褚冥漾本人肯定知道這件事。但他不阻止……所以褚冥漾其實是希望自己忘了他?

「當然,也只是可能而已。」賽塔說,「記憶損失會因為之間關係連結的深淺有差異的。」

特傳<歸途>-28-

√非常ooc

√大漾小冰

√人生美好,天天更新

√大綱被我丟到世界的角落了。(於是放飛

√遠離日更影子的吊東正在忙著準備日更歸途。(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還在想要怎麼樣比較好寫出感覺。(到底要找多久的感覺啊你www

√流浪的第八天,花蓮飛回臺北w
喔,蜆湯好喝(拇指

√老實說我已經快要不知道自己的寫什麼了(安詳
還能有十五個左右的熱度真是感謝(合十

因為自私,所以才不想冒任何風險。

褚冥漾最害怕的,還是出錯了什麼,然後在千年之後,再也沒有交集。

『我什麼都不知道。』褚冥漾說,『我唯一確定的是冰炎是穿過千年才到我在的地方……我想再跟冰炎見面……所以,我不想冒險更改過去。』

賽塔愣了會兒,最後還是表示同意地點了點頭。

『一切都是必然。』

褚冥漾扯開嘴角笑了笑,『是的,必然。』


「也就是說,他與您的雙方家族溝通過了……在您不知情的時候。」

「他希望我到無殿去只是因為他喜歡?」冰炎挑眉,他比較在意的問題是這個。

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第一個念頭除了苦笑無奈……剩下的就沒了。

「從他的語氣看來,您和他以後還是會見面的。」

而且關係看起來不普通。冰炎心裡翻了個白眼。

這麼幼稚的理由,果然只有褚冥漾才想的出來。

不過……究竟發生什麼事了,讓褚冥漾得回來過去?

冰炎的問題沒人可以解答。起碼現在能解答的人並不在這裡。

「你告訴我,是想讓我……」

「當然是希望您能不辜負他的好意。」賽塔微微一笑如此回答。冰炎與褚冥漾之間的關係雖然與常人不太相同,但賽塔也不擔心冰炎盲目跟著褚冥漾給他的路走,冰炎年紀是小,但很有自己的想法……從他執意要離開燄之谷就知道了……照常理來講,的確是直接連結到無殿會安全一些。

「那麼有關無殿……無殿是個很奇特的地方。」賽塔低著腦袋,似乎對地上的地毯花紋非常好奇。

「簡單來說吧,無殿是個只要金錢就能交易的地方。」

金錢……

「褚小朋友告訴我,他說服了兩族,用金錢換取您被轉移至未來的機會。」

特傳<歸途>-27-

√非常ooc

√大漾小冰

√人生美好,天天更新

√大綱被我丟到世界的角落了。(於是放飛

√遠離日更影子的吊東正在忙著準備日更歸途。(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還在想要怎麼樣比較好寫出感覺。(到底要找多久的感覺啊你www

√流浪的第七天,花蓮。今天去當了回猴子。

√今天很亂,要說的有點多,整理的不太完全。

那個孩子用像是背誦臺詞的語氣說著。

『未來的時間,學長……不,冰炎是無殿出身的……』

『所以是您和無殿做了交易?』

褚冥漾點頭,露出一個虛弱的微笑,『原本,我還不知道我就是那個協助進行交易的人……冰牙與燄之谷的狀況您也很明白吧。』

賽塔了然同意。

『……我已經忘記我回到這裡是為了什麼,因此也不明白我所作是對或是錯。』褚冥漾深吸一口氣,『我只能依照我自己所想,做出對冰炎最有利的事。』

『我去找過兩邊的……』褚冥漾說,『怕冰炎擔心,就沒說。』

賽塔明白那個表情,很像父母之於孩子,但又有點不同。

『您說服了那兩位?』賽塔有些驚訝。

一個妖師闖進兩方,還與兩方的王說了話?

一個妖師?

『那實在不容易。』褚冥漾笑了。

『我又另外答應了他們兩位一些事……再加上一些其他人幫助,才真的說服他們把冰炎送走……』

說到這裡,賽塔溫聲要他稍停,先喝點茶水。

「褚小朋友的味覺其實不怎麼好,您知道嗎?」

冰炎遲疑了會兒,搖頭。

賽塔是從褚冥漾吃那些點心時的表情看出來的。褚冥漾很想吃出味道,表情嚴肅認真,但最後仍舊是靦腆抱歉地微笑。

無妨、年輕的孩子。賽塔微笑,告訴他。

你盡力了。

褚冥漾眨了眨眼。

『之後我會被公會的人抓到。』他說,已經預見即將到來的事,『我忘掉越多,能用的就越少。』

褚冥漾表示,他已經開始忘記一些基礎咒語了,只好在快忘記時將以前的課本翻出來……所有冰炎看過幾次便不再看的書都是他在彌補自己的記憶。

連基礎咒語都忘記,代表他未來逃亡路上會特別艱難。

『我知道您是幫忙冰炎的……對嗎?』

『是的。』賽塔點頭,『若不是您將殿下帶走,會是我來帶領殿下處理兩族事務。』

褚冥漾說了幾句,表示冰炎到後來肯定會想跟著他走。

『公會的人都跟妖師有仇……』褚冥漾自嘲笑了,這世界還真難找出跟妖師沒有仇的種族,『冰炎不會想看到我那樣……』

『總之,不管冰炎到後來有沒有跟著我到公會地牢去。我都會離開他的。』

褚冥漾說。

『您有把握從那地方離開?』賽塔若有所思,並不認為現在妖師所說有哪裡不對,他活了很久,明白有些行為必定有他的理由。

『沒有。』褚冥漾撇撇嘴,『不過就算沒有也要離開……去清理一點東西。』

賽塔了然了,大概兩方君主要妖師處理的事務就是清乾淨那些反叛黨吧。

妖師對他們來說是最好的人選,褚冥漾不存在這個時空,到頭來都會消失在這段時間裡。

褚冥漾是個妖師,除掉誰了都不奇怪。

『原諒我還是問您一句,您有辦法處理嗎?』他是真的很擔心這個孩子。

『也許吧,我想把冰炎好好的送到無殿去……』

賽塔看著來自未來的年輕孩子,『是什麼理由……讓您執意要將殿下送往未來呢?』

黑髮男人眉眼之間透出一股無奈。

『……對不起,賽塔。』他說,『我並不是什麼無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