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隔岸2>-7

*今天有點晚了

*為了搞學校的軟體弄到現在

*把所有程式全都搞丟了(

*正在一個一個搞回來

*OOC注意

*文筆炸裂

*甜文無能(對不起我不會發糖

*然後我可能又要請假了(原創寫不完(五萬字什麼的在上課面前都是重擔(


「冥漾的同學真的很有趣。」他們一群人一直鬧到下午,所有人在廚房鬧了大半天好不容易才一起吃了頓午餐,想到廚房角落五色雞頭不知道怎麼弄出來的黑色塊狀物我就覺得頭痛,廚餘應該不會收這種東西……

 

「不好意思啊,嚇到你了吧?」我抓抓腦袋,會嚇到也是正常啦,就算是幸運同學這種神經可能有點大條的也該嚇到一下。

「不會啊。」幸運同學衝著我笑了笑,「這麼熱鬧,這樣很好。」

 

看著幸運同學跟我打過招呼,說下一次同學會要帶著學長一起去之類的話然後走遠。我回過頭,就看到黑髮黑眼的學長站在街口,整個人被打過來夕陽變的橘紅。

「走了。」學長壓低帽沿,旁邊有些經過出來倒垃圾的大媽探頭探腦。我知道這種心情,大概就是發現路邊站著個大美人決定上前去看看到底是哪家女兒長得這麼漂亮一定要好好八卦這樣。

「學長,你怎麼會過來啊?」我看了看那邊那個附近大媽一眼,還是趕緊把學長拎回家好了,要是造成暴動學長肯定會生氣。

 

學長看了我一眼,「不知道是誰會走一走在自己家門口一百公尺摔到狗吃屎。」

「那是因為有個鬼追著我過來啊!」說的好像我很想在自己家門口一百公尺摔死自己一樣……可惡啊幸運同學,你到底都跟他們說了我什麼!

「鬼?」學長挑眉。

「對啊,好像是附近死掉的,就一直往我身上壓。」我大致把那次被鬼壓床的事情跟學長說了一遍。

「……你居然讓一隻鬼壓著你?」學長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咬牙切齒。

「我那時候什麼都不知道啊……」冤枉啊大人!那時候我要是知道自己未來會進到某間會讓我精神衰弱的學校……好吧,我慫,我還是會選這間學校。

「……後來呢?」

「後來?後來冥玥把鬼拍掉了啊。」不過那時候不知道冥玥是在拍鬼,還以為她是因為我太晚回家才一直打我屁股……真是黑歷史。

 

我搖搖頭,正想再往前走,卻被一把拉住衣領往後拖。

「學咳咳、咳……」這是要謀殺嗎!我瞪向後面的學長。

「誰叫你不看路。」學長鬆開抓我衣領的手,我才發現我剛剛已經走到路口,一台汽車快速開過,「過來我看。」他勾勾手,往我脖子上摸了幾下,脖子上暖暖的,一下子不痛了。

「學長、你什麼時候學了治療的……」之前不知道是誰說太忙了沒空學只學了轉移喔?

學長翻了個白眼,「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嗎?」一臉就是他就算沒有時間也有辦法學會這些小東西,一點都不困難。跟我這個天天跟課本纏在一起解不開的普通人不一樣。

 

好啦好啦,你最強你最棒……「謝謝學長。」老老實實道謝,我才看見學長彎起嘴角,一臉很滿意的樣子。

「走吧。」說著,學長拉著我再度往回家的路走,遠遠的,就能看到我家的大門,那裏面現在塞了一群火星來的火星人。不知道把我家變成了什麼樣子。

 

「褚。」

「什麼?」

學長抓著我的手往前,上次這樣子握這麼緊的時候我還處在全身都痛的狀態,什麼都感覺不到,現在看起來,學長雖然好像半冷半熱的,不過掌心是很燙人的溫度,「你同學剛剛都跟你說了什麼?」

 

說了什麼?

說了什麼啊……

「……他覺得比起跟他們出去,我比較適合跟你們待在一起。」我抓抓腦袋,「這代表我已經被同化了嗎?」我抬頭去看學長。

「就說了你同學這種很難得。」學長很少見的勾起了冷笑以外的笑容……啊說錯,最近學長露出這種笑容的時間變多了。


评论(1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