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癸班〉算命仙之一

癸班很離奇的地方就在於,班上的小可愛們都不是泛泛之輩,譬如說,最具代表性的癸班三劍客。

言不殤、葉不收以及癸班公認吉祥物的簡小單。

全癸班都知道,一踏進癸班,看起來最平凡的就是他們三個……除了白髮蒼蒼的小單之外,不殤弟弟跟不收弟弟兩個不不兄弟黨放眼望去絕對是平凡人代表。

只是……他們實際上是整個癸班最難摸清的三個小朋友。
就連吳老師小珀珀也微笑說,隨人有隨途 ,沒人行過的路,才能見著艷麗繁花。

「不是這樣,老師。」言小殤,癸班算命小半仙。真正的大神,是言不殤的師父言命大大。但就算是半仙,小殤算命的本事已經到達一眼定生死的境界。

「我看過了,我的人生路途上晦暗無光,燃燒著地獄業火、緊扣著賣命枷鎖……」窗外雷聲隆隆,天雷醞釀。一邊的簡單小朋友撲過來,「不可以!小殤!洩天機會死的!」

「別擔心,小單會幫我拂去天雷的是嗎?」言不殤信誓旦旦,他們的吉祥物小單,永遠會為了朋友掩去來自天地的阻撓。
簡單支吾一下,還是點點頭,「不過是天雷,我會幫你擋住。」言不殤是註定要活到十二歲之後不殤的孩子。
「謝謝小肆。」言不殤的笑容淡泊,摸摸簡小單的腦袋。

真可愛。

吳伊珀滿足看著班上孩子互相友愛。和樂融融,真是太棒了。
「沒關係,不殤。」小珀珀說,「晦暗的路上也是另一種風景。」
言不殤勾起嘴角,「老師想聽聽你的命嗎?難得小單也在這裡。」意思是可以口無遮攔的洩天機。
吳伊珀愣了愣,微笑搖頭,「不用了。」他是短命,不想要班上孩子看他的命看到哭。

不殤皺眉,「小珀珀會百歲無憂!」他看出老師在想什麼,「師父也說你會活下去!」
吳伊珀笑著點頭,「有你們在,我怎麼忍心去死?」

「要是老師死了。」小單突然開口,大家都知道他阿兄是地獄高官,鬼氣洶洶,連著愛如浪濤全心全意照顧小單,「大哥會把你送回來。」

「麻煩簡大哥了。」吳伊珀溫順道謝,沒有說自己其實已經被鎮守山上大鬼門的簡爸爸帶回來五六次。
簡爸爸,好溫柔。

「不會!」簡小單美人一個,笑起來是汪禍水,但是大家樂意接受禍水滅頂,只因為那是世間最美溫柔鄉。

「對了,老師。」言不殤突然想起來原本留下來的目的,「師父說我可以看班上的命了。」
「太好了。」發揮老師本分,伊珀老師真心稱讚。能算班上的命,代表小殤往觀大局的路前進。
「班運最近不太好,有人會受傷。」不殤弟弟說,表情木然,對於災厄,已經習慣的不能再習慣。

「這樣啊……」伊珀老師有點擔心,「是我受傷嗎?」
「不是。」不殤小朋友搖頭,不意外看到老師的臉色更陰沉了。
真希望受傷的就是他,這樣就沒有任何孩子身上會再多一道傷。
「別擔心,珀珀。」簡單小朋友溫柔安慰,「要是我受傷,會有阿爸安慰我,不會痛。」意思是小單寶貝不擔心受傷,希望不殤小朋友可以讓自己把癸班的命運負在身上。

「不行!」言不殤的淡泊跟伊珀老師的溫柔通通消失,兩人一起大驚失色。
不可以!說什麼都不能讓癸班小寶貝受傷!

「不給我背著,難道給你們背嗎?」簡單小朋友疑惑問著。
「不殤不行,你是、你是……」簡單努力思考。言不殤認真聽著,想知道自己在癸班小寶貝眼中是什麼樣的角色。

「你是我……」小單的臉上泛起紅暈,「反正不可以。」

感情真好。
吳伊珀柔聲說著,「如果到時候沒辦法,就讓我擔著吧。」
他是癸班的老師。
哪個囝仔受傷,他都不樂意。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