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癸班〉算命仙之二

自從那天不殤小朋友說出班上遭逢大劫的預言,就一直很關注小珀珀老師。

「不殤,別擔心。」吳伊珀安慰他。知道小朋友已經失神到他家師父昨天來敲他的房門。
『先生……』是古早人喊老師的用語。
『咱厝囝仔擔心你,可否讓我將劫背上身?』

事實證明,不殤小朋友是被愛著的小朋友,就算沒有爹娘,依舊在愛中長大。
吳伊珀眨眨眼,『就無法消災解厄嗎?』

算命大神搖搖頭,『天命就是天命,躲了一次,就會一併算到下次。』
意思就是無論如何都得渡劫。

『言先生,沒問題。』吳伊珀微笑說,『我命本該死,死前為這群孩子渡劫幾次,也算值得。』

算命大神盯著他很久,最後輕輕搖頭,『吳老師,你是會百歲無憂的命,莫咒自己早死。』
『人言有靈,你既八字已輕,就別再信誓旦旦自己死期。』
『莫信天,誤信地。』

吳伊珀柔聲問道:『大人,那麼我可信什麼?』

言大算命師的眉眼無神空洞,魂魄游離在陰陽兩界。不只是癸班學生,就連學生家長也光怪陸離。
這也是為什麼吳伊珀常常成為湖利中學最強大的老師,家庭訪問要訪問個一年半載。
「伊珀,你都去哪裡訪問啦?」
「嗯……陰間你信不信?」想一想,吳伊珀微笑回答,被當成神經病,只好去找簡單的爸爸哭。
『沒關係,莫哭。』溫柔的簡爸爸摸摸他的頭,『老師您是最好的老師。』

嗚嗚嗚,真感動。

回到言大算命師這裡,他灰白眼珠裡似乎看著吳老師,又似乎不是。
『信命。』算命師說,『信自己那條命,無論多殘破不堪,或是九龍皇運,都信命。』

吳伊珀一如往常,『我信你。』他說。
言命,言不殤的師父眼中似乎有光。
『好。』

既然信命,那也只能隨劫來去。

癸班大劫還未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