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歸途>-4-

√非常ooc

√大漾小冰

√就算有大綱我的腦袋依舊放飛

√寫到有點懷疑人生(我是哪裡我在誰?(我寫的什麼?

√短時間內應該只有日常,最近忙著重新看一次特傳。

√遠離日更影子的吊東正在忙著準備日更歸途。(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還在想要怎麼樣比較好寫出感覺。


『妖師……』

褚冥漾原本想踩進一家商店的腳步頓了頓。

為什麼又追上來了?

「怎麼又來了?」他愣了愣,不是有言靈嗎?「米納斯……我剛剛有用言靈吧?」很不確定地問,他的幻武兵器隨著時間過去越來越主動,褚冥漾也就放任著兵器主動,沒事無聊就說說話……大部分還是他自言自語,不過對消磨時間來說還是很夠的。

 

『您自己使用的力量……』太棒了,他幾乎可以看見龍神精靈翻了個白眼用鄙視的眼神看著自己。

「對不起,我真的忘了。」他低頭道歉,但沒忘了後面追兵,『停止。』用強硬的方法讓店內時間暫時止住,同時往店家內佈下了保護術法,彎腰抽了幾個早先看上的商品,把錢放進滿臉錯愕的店長口袋裡。

「那個、對不起,我會趕緊離開。」微微鞠躬道歉,褚冥漾再度翻出移動陣。

 

『妖師、錯誤的……』

「鬼才跟你錯誤!」褚冥漾回過頭,在移動陣的光芒起來之前回頭去吐了吐舌頭。

 

他的記憶力真的越來越差了。

不知道是舊傷或是詛咒或是什麼的原因……看看他,連記憶力衰退的原因都忘了。總之……他很擔心有一天會忘了自己是誰。

 

……需不需要掛個牌子上面寫帶我回家啊……啊不,還是別給撿到自己的人添麻煩了……

 

褚冥漾想了想,終於又想起自己根本沒地方回家。

 

移動陣的光芒退去,然後他才發現自己不知道被傳到世界哪個角落去。四周都是樹林、因為是透明的,所以整體看起來充滿了夢幻的感覺。樹幹到樹葉、全都是透明的、只能稍稍看到葉脈跟一點纖維。

而且……「好冷。」打了個哆嗦,褚冥漾沒布結界防寒,怕力量波動又引來什麼奇怪的追殺者,這麼好的地方,他還不想因為自己的到來就這麼毀去。

到處都是薄薄一層冰霜,踩在腳底有點滑。

 

任誰都感覺得到這裡的靜謐。應該不是隨便一個種族的地方。

也許是精靈?

 

啊……好久沒看到這樣的地方了。

「真是乾淨。」褚冥漾忍不住感嘆,乾淨的地方原本有很多的,可是他很久沒有看到,想不到定位隨便亂標的傳送陣會傳到這裡來。

 

算是難得的運氣吧。

 

嗯?

蹲下身,褚冥漾微微瞇起眼睛。

 

地上有花。

有花並不是很稀奇的事。

不過褚冥漾認得這個花瓣,這樣子透明、邊緣帶著點冰霜,只看的見裡面的一點纖維。

 

「這個、能做好吃的東西吧。」褚冥漾嘴角微勾,也許冰炎會喜歡這樣的點心……這樣的花瓣做成的點心並不是甜,只會涼、還很香。

 

「這位朋友,請問,想帶點糕點回去嗎?」

「嗯?」背後有人?

褚冥漾愣了愣。

老頭公,你沒警示!

手環傳來委屈情緒。

 

背後走來的人……應該說是精靈,一身白衣、有著尖耳,如同所有精靈一樣身邊帶著微光。

淡金的髮、綠色的眼。不老的容貌與近乎無盡的壽命。

精靈毫無敵意站在褚冥漾身前,友善的微笑。

 

「如果可以的話。」褚冥漾緊繃的肩膀放鬆下來,「我想讓那個孩子嚐嚐……」

啊啊……真是的……那孩子叫什麼名字去了……

九個字、很漂亮的那個名字……

啊、還是兩個字……

 

「沒問題,那孩子會喜歡的。」精靈走上前,靠近他。褚冥漾沒拒絕精靈的靠近,「你一定也會喜歡的。」

 

 

褚冥漾又要晚回來了。

冰炎想著,在床頭櫃上找到對方留下的字條,上面的內容千篇一律都是一樣的。從來不會告訴他褚冥漾到底去了什麼地方做了什麼,讓他完全無從估計到底什麼時候晚歸的人才會回來。

小心摺疊好那張紙條收進懷裡。冰炎走出褚冥漾的房間。

 

他不會稱這裡為家。因為還是要搬的。

褚冥漾總是會帶著他在世界各地遊走,總是抱歉地看著他,『對不起,冰炎,很快就好了。』

很快是多快?冰炎其實並不在意,就跟他原本的來處一樣,那都僅僅只是可以去的地方,並不是回去、也不是家。

 

真正的家是什麼樣子?

也許已經葬在那天烽火連夜。

 

依照褚冥漾的習慣,冰炎在矮櫃裡找到了留下來的糕餅食物。

他知道褚冥漾好甜,他則相反,甜食的氣味對他來說他太重,不喜歡。所以總是看著褚冥漾吃那些甜膩的像把半打蜜全鎖進去的糕點。

 

……究竟為什麼能吃的這麼津津有味?

 

冰炎至今仍然不解。

記憶中,褚冥漾不怎麼吃東西。食量很小,所以廚房裡的食物大部分都是為了他準備的。

『要好好的吃跟睡。』從來沒有自己好好吃睡的傢伙這樣告誡,『冰炎以後要長的和我一樣高。』

『不能比你高嗎?』

『……也不是不行……你就這麼想超過我嗎?』

他還記得褚冥漾當時滿臉無奈。

 

冰炎沒有說,他覺得,長的比褚冥漾還要高,就能把褚冥漾擋在後頭。

褚冥漾太纖細、又太粗心,說不定才走出門,就會被打死。

 

『因為,我想要你跟在我後頭。』

『請讓我跟在你旁邊啦……』褚冥漾伸手搓了搓他的腦袋,『冰炎這麼閃亮,我會在你旁邊成為你的影子喔。』

 


评论(10)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