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歸途>-7-

√非常ooc

√大漾小冰

√就算有大綱我的腦袋依舊放飛

√寫到有點懷疑人生(我是哪裡我在誰?(我寫的什麼?

√大綱被我丟到世界的角落了。(於是放飛

√遠離日更影子的吊東正在忙著準備日更歸途。(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還在想要怎麼樣比較好寫出感覺。

 

褚冥漾微微鬆開抱著冰炎的手,後者很快跳落地,「你去哪?」簡短問句,冰炎猜想也許褚冥漾自己也不知道,剛剛已經呆到連自己的名字都忘記了。可見其他東西也不會記起太多。

 

「……我不知道。」冰炎愣了愣,看見褚冥漾方才一臉癡傻已經消失,又是那個平時的溫潤男人。

他帶著歉意笑了笑,「……對不起,我忘了來這裡的路。」

褚冥漾只知道自己在某個地方設下的護法被破開——那種感受他很難明說,感覺比較像是身上的某個角落被挖去一塊。

很讓人心急,隱約還記得世界的某個地方有個小身影,他必須得去到那個地方——

但問題是,在哪裡?

他身邊的友善精靈放下溢散出茶香的茶杯好心詢問他是否需要使用尋人的術法,『若是擔心留下力量軌跡,那麼就先使用我的吧。』

術法很簡單,輕聲叫喚欲尋之人的名,想著那人的模樣、習慣,或是生活過的地方。原本是古老精靈與大氣之中的自然精靈們溝通的一種方式。後來被拿來當作找回失去物品的法術。

 

但是精靈不知道褚冥漾的困窘。

他知道有哪裡出了問題、他知道他應該馬上就到那裏去。

但是他不知道那裏是哪裡,他不知道那個名字……那個孩子……

是兩個字的名字、或是九個字的名字?

記憶裡,都是很漂亮的名字。

 

『年輕的孩子,你不屬於這裡。』精靈的眼中閃爍如同新芽的翠綠,『這裡沒有你的地方。』

精靈端詳他很久,『要是忘了,就哪裡也回不去了。』

 

所以……是哪裡呢……

褚冥漾連跟精靈道別的空檔都沒有,急匆匆地依靠腦海裡為數不多的僅存記憶去尋找。

那是一個地方、不太大、也不怎麼富麗堂皇。裏頭有點銀色紅色,是隻紅眼睛的小白兔子。

徬徨無助的視線到處亂轉,褚冥漾感覺的到空洞的感覺不斷往外擴張,蠶食鯨吞掉自己僅剩的理智。

 

——啊啊……好想回去……

他想著,這是強烈的慾望。伴隨著空洞而來。

——回家的路……是哪一條啊……

——不對啊,家在哪裡啊?

——那個誰……誰啊……米納……米納……『米納斯。』

——啊,對啦。米納斯……我該去哪啊?

 

龍神精靈的嗓音在他腦海中響起,小心撫平褚冥漾已經紊亂到無法思考的腦袋,『您已經忘了他的名字了嗎?』她柔聲詢問,並不責怪自己的主人連自己兵器的名字都快忘記。

 

褚冥漾可是曾有過遺忘自己名字的紀錄。褚冥漾三個字含在嘴邊怎麼樣都吐不出口。

 

「我應該要記得……對不起。」褚冥漾抓握著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拿在掌心中的精緻掌心雷,他經常為了這個感到沮喪。有時候龍神精靈會覺得,這時候的褚冥漾,就像回到了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那樣的迷惘無助。

唯一的差別是那時他身前有個高大無畏的身影領著他,而現在褚冥漾是孤身一人面對整個世界。

也許是個玩笑,要褚冥漾將來不及體會過的迷失情感一次補回來。

 

他連自己的幻武兵器的名字都記不起來。

「銀色的、紅色的。」褚冥漾努力往腦海裡摳挖殘存不多的記憶。腳步一邊往某個地方去。

他的意識並不明白自己現在要往哪裡,但他的身體像是替他記憶了歸去的方向。

 

直到他翻入屋內,一把抱起那個對他來說最沉重的孩子,聽見那孩子告訴他兩個名字。

褚冥漾才又想起來,自己曾經說過了那句話。

『一搬遷,我就不知道有你在的地方應該怎麼去了。』

 

然後回想起,也許他要回去的不是這個地方、不是這個屋子。因為他不是屬於這裡的人,這裡沒有屬於他的地方。

他想回去的,大概是這個孩子的身邊。

沒有冰炎在的地方,回去了也沒什麼用。

 

「笨。」冰炎想來想去,也只有這個詞最適合褚冥漾。

對不起啦。黑髮男人這樣對他說,然後在冰炎還沒說話前,整棟房子驀地一震。

 

「小心!」褚冥漾馬上把冰炎抓回自己旁邊,下一秒,一把飛刀插進地面。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