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歸途>-8-

√非常ooc

√大漾小冰

√人生美好,天天更新,天天覺得對不起世界(望天

√寫到有點懷疑人生(我是哪裡我在誰?(我寫的什麼?

√大綱被我丟到世界的角落了。(於是放飛

√遠離日更影子的吊東正在忙著準備日更歸途。(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還在想要怎麼樣比較好寫出感覺。(大概寫不好了


是追兵。

 

褚冥漾暗道了聲糟糕,剛剛的意識模糊不清,一下子唱了自己族內的歌謠。引起的力量反應一定很大。

不知道引來了又是些什麼……

 

『唰!』又一把。

喔,好像更大把了一點。

 

「冰炎。」褚冥漾又在心裡重複了幾次名字,千萬別忘記,「這次來的,好像不是使魔等級的了。」

依照他的經驗談,他判斷可能是黑袍黑袍或是黑袍。總之跟黑色脫離不了關係。

現在跟黑袍對上,他絕對會死得不能再死的。

 

但是把冰炎帶走這件事。他覺得,絕對是一輩子沒做錯的決定。

 

冰炎皺眉,「所以?」

「那個……」褚冥漾揉了揉冰炎散亂開來的髮重新綁了一遍,「冰炎也想回家,對吧。」扭曲的手指、手腕,其實並不怎麼靈光,綁的頭髮雜亂、看上去就像是隨便紮起來的一樣。

 

 

他在說什麼?

「褚,你說什麼?」冰炎抓住褚冥漾的手。褚冥漾的體溫比他高,但現在摸起來,卻是滿手冰冷。

「……你也看到了。」褚冥漾嘿嘿笑了,「我有一天絕對會讓你死的。」

 

「所以,我先把你送走吧?」褚冥漾用靦腆笑容這樣提議,語氣很認真,「那個、就是把你先送到安全的……」「你敢!」冰炎瞪眼,這個人怎麼回事?想把他丟了?

「那個……」

 

「我們是公會的人!外來者,你們現在已經被包圍了!」書房門打開,打斷褚冥漾的話。

冰炎只看見身前一道黑色閃過,褚冥漾的袍子蓋到自己身上。接著褚冥漾再度把自己整個抱起。

「看你是要投降還是被幹掉!自己選一個!」門外的黑袍大喊。

「喂喂這都一樣啊好嗎!」褚冥漾喊回去,抱著冰炎的手沒鬆開,「你們突然闖來幹嘛!」

 

「你還沒搞清楚狀況吧。」領首黑袍甩了甩手上長刀,尖耳金髮,看著是妖精族,「不存在這個時間的外來者。」

「……我也不是自願的啊……」冰炎聽見褚冥漾這樣小聲嘀咕,「穿了個時空把我腦袋也淨空了你以為我願意嗎……」

 

嗯?冰炎覺得自己聽見了什麼。

所以褚冥漾……「你……」才開口說了一個字,褚冥漾伸出手揉了揉他的腦袋,意思是要他先不要說話。

 

「你抱著什麼?」妖精黑袍皺了眉。

「世界級的珍寶啦!」褚冥漾不甘示弱喊回去,「想看也不給你們看!」

 

冰炎偷偷翻了個白眼。

 

「鬼才想看!」

「你們應該有很多援軍吧。」褚冥漾看著黑袍老神在在跟他聊天,只覺得情況越來越糟糕,「我應該什麼都沒做……你們就這樣抓走一個無辜的人?」

要是能這樣聊天,黑袍的背後大概有一卡車黑袍紫袍白袍。原本就沒有勝算的局面更凶險。

把冰炎送走……可是他不想走啊……

褚冥漾下意識摟緊了懷中孩子。

「嗯……我後面的確有很多援軍。還有,你也不無辜。」妖精黑袍扯開一個笑,「所以你是想投降被我們抓回去,還是現在就死在這裡?」

 

冰炎聽見褚冥漾小聲說了句抱緊我。

然後在他摟緊了褚冥漾的脖子之後,褚冥漾鬆開抱住他的手,「……你們知道我是什麼吧?」

 

黑袍瞇了瞇眼,「妖師。」

 

妖師?冰炎腦海中浮現自己父親的模樣。

說妖師不是壞、只是還不是時候。

 

 

「那麼你們應該知道,就算是黑袍跟我對上了也會討苦吃吧?」褚冥漾問,語氣有點像在威脅。

黑袍嘴角微勾,「怎麼?想跟一群黑袍對上嗎?」

「不想,但是我有我的要求。」褚冥漾的表情有點變化,不是眉眼溫順的褚冥漾,帶著點驕傲、有點脅迫,「達成我的要求,我就會乖乖投降。反之,我會讓我們兩敗俱傷——先說了,活著比死了還痛,我死了,但是我的詛咒會繼續延續下去。」

 

『要若你傷他,我會以我的名字詛咒,你會趴伏在你的地獄,扭曲的嗓音與斷裂的四肢、無法睡眠、逃避、死去直到你願意以靈魂作為歉禮。』

 

被包裹在褚冥漾的外袍裡,冰炎突然想起那時候褚冥漾說出口的詛咒。



评论(1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