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不會更新系列>棄子成王-序章-

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傳說這樣說。

唐家無義。所以普世黎民,皆為其生。

宋家無禮。所以欺民棄子,理所當然。

元家無法。所以天理地律,一切浮華。

夏家無道。所以昊天之下,唯其獨尊。

 
這樣的傳說傳啊傳,傳過幾百幾十年。誰也不知道,他們都自以為守著一個大秘密。四家王朝都有一個共同的秘密。那就是他們從未有過第九代。

 
以九為輪迴,每到第九代,離奇的。第九代的繼承者總是會消失。

「這個孩子,權傾四家。」老人這樣說,看著自已的血親在泥地上趴伏前進。扭曲的腳踝拖在泥地上。權傾四家的孩子不哭不鬧,睜著流不出眼淚的眼睛看自己的爺爺。


「怎麼會殺不死呢?」老人彎下腰,抱起孩子。一歲多的孩子安安靜靜,「爺爺的心肝呦,怎麼就殺不死你這孽子呢?」一手捏上嬰兒軟嫩的臉頰,老人好玩似的逗弄怎麼也不會笑的孩子,「小棄仔,你倒是告訴爺爺啊,你要怎麼樣才會死啊?」

嬰兒當然不會回答。眨了兩下水靈的眼。大大的眼裡,似乎藏一潭池水在裡面。池水倒映斑駁燦爛的星空,殘缺不全的星子掛在池底飛不上天去。

「對啦!」老人像是想到什麼,一下子放開手。嬰兒的表情一瞬間的驚恐,接著跌落地面。「哎,摔疼啦?真是抱歉啊。」老人走了兩步回頭,慈祥的微笑安撫。

「多虧了咱聰明的小棄仔,爺爺想到方法可以殺掉你啦!」
小棄仔茫然一臉,似乎知道自己可以解脫,跟著開心的笑了。無牙的嘴裡是被刮出傷口的舌頭。小孩餓,只能吃石頭。石頭吃一吃,不小心就受傷了。

「等著啊,爺爺馬上回來。」


小娃坐在冷冰的地窖底,看著遙不可及的地面。咧嘴笑了,毫無機質,天真無邪。


半小時候。
死貓掛樹頭。死狗放水流。死嬰扔竹簍。


這嬰兒,怎麼也殺不死。

一處暗室,幾人對著地上的孩子發愁,孩子大概三四歲,睜圓一雙水靈的眼睛,不哭不鬧,直盯著前面幾人。

「當初讓小姐打掉,起碼孩子能少受一點苦。」有人說,王家規矩,第九代長子無論男女,必死無疑,打掉的也算,誰知那母親不知是愛子心切還是恨子入骨,偏要生下來,讓這孩子活受罪。

才一歲多的年齡,就被自己爺爺放進竹籠放水流,說是要死狗放水流。天知道,為什麼又被救走,輾轉才回到他們自家處理。

回來的孩子本來是會哭會笑的,不過一看到這個地窖,又是瓷娃娃一個。安靜的不哭不鬧,自動自發的坐上那張死了無數九代囝仔的木椅子。

水靈的眼珠子裡藏著滿滿的不屑。多大的孩子。
「誰讓他權傾四家呢。」有人嘆息。

「躲不去的劫難,就算是千古帝王也只能害怕天命。」
一室沉默,光裸的孩子不哭,只問:「到底,為什麼,要殺我?」稚嫩的嗓音,沒有稚嫩的語氣。
小孩兒問著最可怕的問題。

然而沒有人能回答。

 


「喂,別恨我啊。」最後,有人站起來,靠近那孩子。孩子終於出現一絲恐懼眼神,接著被抓住,一針一線,看自己的嘴巴耳朵鼻子眼睛被縫上。

痛得要死。比被剝皮那一次還要痛。

小孩已經快要麻木,都感覺不出來到底痛是哪種痛。心痛身體痛。反正都一樣。小孩不敢哭,一哭,鐵絲就要纏進肉裡。


在場幾人只是看著,嘆口氣,最後一個個離開。「誰都不要讓人知道,夏家有個棄子。」奔走相告,夏家死守著王座,俯視眾生,藏著千百年來祖宗避無可避的警告。

——九代無道,棄子成王。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