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歸途>-19-

√非常ooc

√大漾小冰

√人生美好,天天更新

√大綱被我丟到世界的角落了。(於是放飛

√遠離日更影子的吊東正在忙著準備日更歸途。(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還在想要怎麼樣比較好寫出感覺。(到底要找多久的感覺啊你www


「你是來做什麼的?」冰炎看著眼前散發出微光的精靈。淡金的髮與綠色的眼。賽塔蘿琳,光神的貓眼。

「我是來帶領您回家的。」精靈與他遇見的很多人都不一樣……跟他父親的氣質倒有點相同。

「回家?」冰炎想起了昨晚和褚冥漾的對話……想到那個自己偷跑的傢伙,他就滿肚子火。

他總是忘記褚冥漾除了祝福之外,最擅長的就是符咒。只要是心誠則靈的東西,褚冥漾通通都很擅長。

 

他就這樣被丟在這裡了,早上清醒,身邊沒了他,只多了個精靈。

『褚去哪了?』

精靈沒有正面回應他,只是用好聽的嗓音、唱歌一樣的語調說著。

現在外頭都在瘋癲頹唐,以為死去的妖師現身逃竄。各方的說法不一,公會加派了人馬追蹤所謂「錯誤的存在」。

『褚先生有自己的決定。』精靈這樣說。但是冰炎很不能接受。褚冥漾的腦袋……褚冥漾的腦袋很簡單,簡單到一個不小心就會忘了回家的路。

為什麼現在要離開?離開去哪裡?又為什麼這個據說在公會裡也享有一定特權的精靈會在這裡?為什麼現在才出現?

 

『您可以放心。』賽塔優雅地跪坐在堅硬地板上,不管怎麼樣都能美得像幅畫,四周的森冷因為精靈身上的微光看起來也有了點暖度。

『跨越時空的生命有自己的目的,那個目的未必只有您、就算的確是錯誤的,但在未來某一個時刻,跨越時空可能也是正確以及必然。』

……在說什麼……

冰炎忍著不皺眉頭,他聽過賽塔的名字,就從他父親的嘴裡,賽塔是他父親的老師。他會尊重、甚至敬重他。

 

不過冰炎還是很確定這些精靈都有碎碎念的壞習慣。

『趁著現在各方注意力都在那個跨越時空的孩子身上,讓我們先回到那……』

 

剩下的冰炎沒有花太多心思去聽,反正簡化之後就是褚冥漾事先拜託了賽塔要把冰炎完整的從這個鳥地方帶出去,還要一路拎著他去那什麼風光明媚好山好水的冰之牙與焰之谷晃。

 

冰炎一點都不想回想自己居然浪費了整整半小時去聽那些毫無用處的形容詞……這些愛碎碎念的人型燈源。

 

「這些都是褚要求的?」

賽塔很愉快地點了頭,「旅行的孩子告訴過我,未來的紀錄裡,有關於混血的精靈獸王孩子並不會留下太多確切記錄……這真是讓人困擾。」賽塔說著,表情一點都沒有困擾的樣子,「他的話語那麼真切,連精靈族中的樹也感受不到他的惡意……」

當時他就在那片樹林裡不遠處的地方,看著突然傳送過來的不速之客。

這片屬於精靈的地方其實很少會有訪客。四周精靈的結界防護會幫他們抵擋住外來的異族。

所以當賽塔發現這個新來的訪客並沒有造成樹林大面積死亡之後,他很快遣退了想來一探究竟的戰士們,獨自上前。

 

黑髮黑眼的男人如同失去方向的迷途幼子,徬徨無助地踩著腳步,無知惶恐。

男人抱著懷中的紙袋,緩下步伐,最後注意到了落在地面的花瓣。

『這個、能做好吃的東西吧。』

 

賽塔確信自己沒有聽錯,那個對於人類來說已經成年很久的男人這樣悄聲說道。

 

的確能做好吃的東西沒有錯。賽塔忍住沒有笑出聲,怕嚇跑了難得一見沒有惡意的訪客。

 

『這位朋友,請問,想帶點糕點回去嗎?』

賽塔好笑地看著年輕的孩子露出驚訝的表情。不知道為什麼,看清楚他的臉之後,那孩子的表情跟著放鬆下來。

……一副與他十分熟稔的感覺。熟悉的讓賽塔都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忘了自己在漫長生命中忘了誰。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讓那個孩子嚐嚐……』

年輕的孩子這樣子說,賽塔看的出來,但很矛盾,那孩子正在想一個他想念但又遺忘掉了的名字。

 

『沒問題,那孩子會喜歡的。』賽塔走上前,靠近他。那孩子沒拒絕他的靠近……也是,精靈的靠近、精靈的言語,都很難讓人拒絕,『你一定也會喜歡的。』

賽塔與那孩子談了很多,就連賽塔也有點訝異,這孩子居然這麼輕易就將自己是妖師這件事情告訴他,還說他處在一個不屬於他的錯誤時間。

 

「精靈總是能看見更多,對吧。」賽塔微笑,「褚小朋友那時候身上的時間軌跡可是很紊亂的呢。」

「我和他喝茶,給他了一點點心,他說,要留給一個他忘了名字的孩子。」

「是我……?」冰炎並不是很意外,褚冥漾記得他,並不代表不會忘了他,只是冰炎兩個字,是少數褚冥漾能在忘了之後重新想起的名字。

「是的。」賽塔點頭,「年輕的孩子離開的倉促……遺留下的東西,我想,他應該希望可以交給您。」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