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歸途>-22-

√非常ooc

√大漾小冰

√人生美好,天天更新

√大綱被我丟到世界的角落了。(於是放飛

√遠離日更影子的吊東正在忙著準備日更歸途。(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還在想要怎麼樣比較好寫出感覺。(到底要找多久的感覺啊你www

√流浪的第二天!臺南人騎車嚇死人了哈哈哈(
今天只有九百多字真是抱歉(用到手機就變成手殘

「歡迎回家。」賽塔說,看著小孩不發一語,脫下冰之牙的服裝,換回了他來時穿的,「回家的感覺如何啊?」

冰炎沒有同意沒有反駁,甚至也沒回答那個問題。

冰牙精靈的氣息跟他父親的非常相像,但就算是熟悉,他也沒有想親近的意思。

「褚呢?」

冰炎問,他在冰牙領地內很識相的沒有問這個問題。

賽塔微笑眨眼,往旁低聲說了幾句話,沒過多久,侍者打扮的精靈回來了,附在賽塔耳邊說了些話。

「妖師還在逃亡中,已經往冰凝川與炎流支脈的交會處前進,意圖不明。這是公會創立以來最大汙點,讓一個妖師自牢獄中逃出。」

……意思是還沒被抓到。

冰炎承認自己的確鬆了口氣。

褚冥漾還活著,沒有被抓到。

真想跟著一起逃跑。

他問他接下來應該往哪裡去……有褚冥漾在的時候,他並不會這樣問。

因為褚冥漾也不知道應該往哪裡,哪裡對他們來說都是危險的地方。

所以他們一起判斷、選擇,或是順其自然往他們想去的地方去。

只是現在冰炎怕了。

要是他做了什麼不在褚冥漾計畫內的事,會不會讓褚冥漾遭遇危險?

他小心地揣摩他的心思,做出可能對褚冥漾最有利的行為。

「然後呢?」他問。

賽塔向他介紹了來自燄之谷的使者,使者發出幾聲獸嚎。

是獸王的母親來自的地方。

「歡迎回家。殿下。」

獸王的地方與精靈的地方很不一樣,他們狂吼著表示歡迎。

到處充滿著母親族人的顏色氣息。

冰炎依舊被換上了他們的衣物……還被帶到一個滿是輕飄飄飾品的房間。據說倉庫裡還有很多不同款式可以替換……

褚冥漾不喜歡這些。

『這些很容易影響到逃跑欸!』他說,痛心疾首,看起來感觸良多。

『啊不過冰炎,你留長髮吧,肯定很好看。』褚冥漾把不知道第幾個髮飾放到他手裡。只不過冰炎不太常綁,嫌麻煩,好幾次都想乾脆把頭髮剪了。不過看褚冥漾玩他的頭髮玩出心得還滿開心的樣子,於是打消念頭。

一開始褚冥漾就很會綁頭髮了。冰炎對此很懷疑,因為褚冥漾從頭到尾都是短髮,對綁髮這件事很熟練本來就很奇怪。

『這個嗎……常幫人綁啊。』褚冥漾說。

那個「人」不喜歡整理頭髮,明明一頭銀白的髮柔順到可以去拍洗髮精廣告,偏偏總是用綁便當的橡皮筋去綁。

『每次都看的我心疼。』褚冥漾說話的時候還真是滿臉心疼,不心疼自己,心疼的是頭毛。

對此,冰炎只抱持疑問,『洗髮精是什麼?便當?橡皮筋?』

褚冥漾乾笑兩聲草草帶過,只說他長大了就懂了。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