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歸途>-27-

√非常ooc

√大漾小冰

√人生美好,天天更新

√大綱被我丟到世界的角落了。(於是放飛

√遠離日更影子的吊東正在忙著準備日更歸途。(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還在想要怎麼樣比較好寫出感覺。(到底要找多久的感覺啊你www

√流浪的第七天,花蓮。今天去當了回猴子。

√今天很亂,要說的有點多,整理的不太完全。

那個孩子用像是背誦臺詞的語氣說著。

『未來的時間,學長……不,冰炎是無殿出身的……』

『所以是您和無殿做了交易?』

褚冥漾點頭,露出一個虛弱的微笑,『原本,我還不知道我就是那個協助進行交易的人……冰牙與燄之谷的狀況您也很明白吧。』

賽塔了然同意。

『……我已經忘記我回到這裡是為了什麼,因此也不明白我所作是對或是錯。』褚冥漾深吸一口氣,『我只能依照我自己所想,做出對冰炎最有利的事。』

『我去找過兩邊的……』褚冥漾說,『怕冰炎擔心,就沒說。』

賽塔明白那個表情,很像父母之於孩子,但又有點不同。

『您說服了那兩位?』賽塔有些驚訝。

一個妖師闖進兩方,還與兩方的王說了話?

一個妖師?

『那實在不容易。』褚冥漾笑了。

『我又另外答應了他們兩位一些事……再加上一些其他人幫助,才真的說服他們把冰炎送走……』

說到這裡,賽塔溫聲要他稍停,先喝點茶水。

「褚小朋友的味覺其實不怎麼好,您知道嗎?」

冰炎遲疑了會兒,搖頭。

賽塔是從褚冥漾吃那些點心時的表情看出來的。褚冥漾很想吃出味道,表情嚴肅認真,但最後仍舊是靦腆抱歉地微笑。

無妨、年輕的孩子。賽塔微笑,告訴他。

你盡力了。

褚冥漾眨了眨眼。

『之後我會被公會的人抓到。』他說,已經預見即將到來的事,『我忘掉越多,能用的就越少。』

褚冥漾表示,他已經開始忘記一些基礎咒語了,只好在快忘記時將以前的課本翻出來……所有冰炎看過幾次便不再看的書都是他在彌補自己的記憶。

連基礎咒語都忘記,代表他未來逃亡路上會特別艱難。

『我知道您是幫忙冰炎的……對嗎?』

『是的。』賽塔點頭,『若不是您將殿下帶走,會是我來帶領殿下處理兩族事務。』

褚冥漾說了幾句,表示冰炎到後來肯定會想跟著他走。

『公會的人都跟妖師有仇……』褚冥漾自嘲笑了,這世界還真難找出跟妖師沒有仇的種族,『冰炎不會想看到我那樣……』

『總之,不管冰炎到後來有沒有跟著我到公會地牢去。我都會離開他的。』

褚冥漾說。

『您有把握從那地方離開?』賽塔若有所思,並不認為現在妖師所說有哪裡不對,他活了很久,明白有些行為必定有他的理由。

『沒有。』褚冥漾撇撇嘴,『不過就算沒有也要離開……去清理一點東西。』

賽塔了然了,大概兩方君主要妖師處理的事務就是清乾淨那些反叛黨吧。

妖師對他們來說是最好的人選,褚冥漾不存在這個時空,到頭來都會消失在這段時間裡。

褚冥漾是個妖師,除掉誰了都不奇怪。

『原諒我還是問您一句,您有辦法處理嗎?』他是真的很擔心這個孩子。

『也許吧,我想把冰炎好好的送到無殿去……』

賽塔看著來自未來的年輕孩子,『是什麼理由……讓您執意要將殿下送往未來呢?』

黑髮男人眉眼之間透出一股無奈。

『……對不起,賽塔。』他說,『我並不是什麼無私的人……』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