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歸途>-29-

√非常ooc

√大漾小冰

√人生美好,天天更新

√大綱被我丟到世界的角落了。(於是放飛

√遠離日更影子的吊東正在忙著準備日更歸途。(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還在想要怎麼樣比較好寫出感覺。(到底要找多久的感覺啊你www

√流浪的第九天,今天跑去聽歐陽娜娜的演奏會?(被拉去的(只知道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www

賽塔說,無殿在自己的獨立時間上,世界規則大部分對無殿並不管用。但也因為在時空之外,他們不能插手干預世界上的事,除非付出代價。

「……」冰炎皺眉,褚冥漾居然在他不知道的時候做了那些。

「就連您跟著到了監獄也是他預料中的事情……褚小朋友所作其實讓很多方都措手不及……殿下,您知道是為什麼嗎?」

冰炎搖頭。

賽塔輕嘆一口,「『無視死亡的錯誤。』……就我所知,外面是這麼稱呼褚小朋友的。」

「無視死亡……?」

「是的。」因為褚冥漾的行為對公會等各方人士來說都難以理解。無視所有可能的生命威脅,只為了達到某個他們都不知道的目的。

「『那位妖師』的行動基本上是將自己的安危排除在外……」誰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這麼拼命。

諷刺的是那個據說作惡多端的妖師只是為了保住他們重視的三王子的孩子。

「……我們不能繼續待在這裡。」冰炎起身。

這裡防護的咒術已經削弱了……既然褚冥漾是這麼多人都要找的對象……那就不能讓褚冥漾回到這裡。尤其是……尤其是在褚冥漾不顧一切的狀態。

褚冥漾在剛帶他走的時候就是這樣的狀態。滿身傷的永遠是褚冥漾。

『冰炎,別怕。』把他按進自己血肉模糊的懷抱裡,褚冥漾小聲說。

『我不會丟了你、不會弄丟你……我會去你在的地方……然後保護你……』

冰炎很肯定,自己在的地方,褚冥漾就會來。

他在桌上找到褚冥漾留的字條,筆跡很新,上面的內容千篇一律,沒寫褚冥漾去了哪裡甚麼時候回來。

但總是會回來的。

冰炎的抽屜裡積了整疊的字條,有幾張,褚冥漾就回來了幾次。

「……您還想去哪裡嗎?」賽塔看了外頭,大概離搜索的人來也不遠了,要是冰炎被發現在這裡,那可真是不太好。

「無殿是獨立時間的地方吧。」

賽塔點頭。

「褚是因為不在自己的時間軌跡上所以變成那樣吧。」

賽塔點頭。

「那麼,在無殿就不會有那個問題吧。」

賽塔還是點頭,「但是,殿下,您真的明白褚小朋友想要你做什麼嗎?」

「離開這個時空?」冰炎還不理解。

「離開這裡到無殿,有一定機率會忘記他。」賽塔說,認為有必要讓冰炎明白。

褚冥漾是錯誤的存在,基本上,原本就不該在這裡。冰炎也本來就不應該記住他。

冰炎沉默。

會忘了褚冥漾?

褚冥漾本人肯定知道這件事。但他不阻止……所以褚冥漾其實是希望自己忘了他?

「當然,也只是可能而已。」賽塔說,「記憶損失會因為之間關係連結的深淺有差異的。」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