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歸途>32-

√非常ooc

√大漾小冰

√人生美好,天天更新

√大綱被我丟到世界的角落了。(於是放飛

√遠離日更影子的吊東正在忙著準備日更歸途。(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還在想要怎麼樣比較好寫出感覺。(到底要找多久的感覺啊你www

√流浪的第十二天,台東還是在下雨,我跟著旅伴在宜蘭坐了半天公車,徹底體會到什麼叫做坐公車ww看著旅客來來去去,到最後只剩我們還在這裡。

√我把歸途寫完啦!這幾天就可以很不負責任的完結了!

√介不介意我歸途更新完之後休息一個禮拜啊……(小聲)我想參加暑期比賽想寫寫原創(氣音

無殿來了兩個訪客,無殿三主之一的扇大方歡迎,在另一位主人與精靈訪客的阻止下總算願意將因承受不了轉換時間軌道而昏倒的孩子安置在客房內。

然後,無殿第一次在同一天之內迎來了第二批客人。

「呦,小朋友!真是狼狽!」依舊是扇前往迎接,在無殿外看著曾經天真爛漫的妖師變成破碎的樣子。

「咳、咳咳……」咳了幾聲,褚冥漾轉頭去看後頭的追兵,已經分不太清楚到底是那兩族或是公會或是時間的守衛。

確定了那些追兵已經不會再追上來,褚冥漾鬆了口氣,把視線重新轉過來,面對無殿三主。

「啊……」茫然地張了張嘴想吐出幾個字,褚冥漾最後還是搖頭。已經習慣了這些日子漫無目的的奔逃還有這樣熟悉卻又叫不出名字的狀況。

「真是的,居然連我也忘了嗎!」扇誇張的嘆了口氣,「是說啊小朋友,你後面帶來的粽子真是包了不少好料哎!」她數了數,能逃過這些神奇組合的,全世界除了褚冥漾可能找不到第二個人了,「對了,白色的傢伙應該也跟在你旁邊吧?」

理所當然,褚冥漾不知道扇在指誰。

只好繼續茫然,同時按住自己還在流血的半邊身體,盡力不讓它往旁斜倒。

「是的,沒錯。」猛地,一道聲音傳來,遲鈍的聽力讓褚冥漾慢了半拍才理解過來是多了個新的人在現場,盲目轉動腦袋去聽聲音。

扇看著世界的妖師,不知道該嘲笑還是感慨地搖頭嘆息,踩著臺階往下幾步,把褚冥漾脆弱的脖頸往旁一扳,「小朋友,看這裡。」

白色映入眼簾。

褚冥漾的眼神空洞。

「學長……」

「真不好意思,我不是你的學長。」白川主微笑,早就看過手底妖師這麼失控的模樣。

「你好啊,扇。」他跟殿主之一的扇打了招呼。剛剛是變成白蟻一路跟著過來的,不得不說小朋友某方面真的很會逃跑,後面的追兵有一半都是府君來著的,居然也沒跟上小朋友。

「用這種方式跑來,算你聰明。」

褚冥漾低吟了幾聲,脖子有點不舒服。

「小朋友,你還知道這傢伙是誰嗎?」扇指著白川主問,估計也不知道了,穿過時空又被這樣那樣甩來甩去,不死也瘋,誰管你有沒有記憶。

果然,褚冥漾呆愣愣地盯著白川主好一會兒,還是搖搖頭。

「對不起……」低頭道歉,就算在場兩者都知道褚冥漾並不需要為了這個道歉,他還是低聲下氣地說著。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