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歸途>-34-

√非常ooc

√大漾小冰

√人生美好,天天更新

√大綱被我丟到世界的角落了。(於是放飛

√遠離日更影子的吊東正在忙著準備日更歸途。(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還在想要怎麼樣比較好寫出感覺。(到底要找多久的感覺啊你www

√流浪的第十四天,今天就是回家路上啦!我的眼鏡就這麼壞了,當了半天的瞎子哈哈哈。

總之我的旅程是結束了,歸途也差不多該回到家了。

√我把歸途寫完啦!這幾天就可以很不負責任的完結了!

√介不介意我歸途更新完之後休息一個禮拜啊……(小聲)我想參加暑期比賽想寫寫原創(氣音


 

冰炎不知道幾次曾經想過,要是有一天起床,眼前又是褚冥漾,該有多好。

他在夢裡已經沒有夢過他的父母了……這種感覺很奇怪,但是他最常夢見的,已經變成褚冥漾。

 

他睜開眼睛,有點意外的發現眼前的是個黑髮男人。

跟他過去幾個月看過的那張臉一模一樣。

普通平凡,在大街上隨便抓一把都能看見的樣貌。但是氣質不同,那個人的氣質誰也模仿不來。

跟水一樣溫潤柔和,生起氣來卻又變成硬冷寒冰。

 

「褚……」所以當他看清楚眼前人的臉時,先是愣了愣,然後才喊出名字。

「冰炎。」褚冥漾很快露出微笑,「醒啦?」

 

這個褚冥漾看起來不太一樣。

冰炎想著,坐起身,上上下下打量褚冥漾,然後才發現他身上的傷口已經消失了。有留下那些扭曲的疤痕,但是所有的血跡汙漬跟上次看見他的樣子相差甚遠。

還有,褚冥漾的眼神清明了,比最開始遇見他時還要多了點什麼。

 

……也許是混濁?

冰炎分不出來。

 

「褚。」冰炎伸手去抓脖頸上那條褚冥漾給的項鍊。燙的嚇人。

「嗯。」褚冥漾輕應一聲,「來到這裡,你辛苦了。」他抱住冰炎,「很難過吧?」

 

冰炎想了想,「對。」他點頭。

「無家可歸。很難受。」

 

黑髮男人垂眸,靠在冰炎肩上,「對不起……說好要給你個家。」

「不用。」冰炎哼聲,「不用對不起。」

 

「我已經找到了。」他說。

「剛強無畏、正直並且不迷失。」冰炎看著褚冥漾已經與原來不太相同的眼神,他知道這個是褚冥漾,不管褚冥漾變成什麼樣子,他都認得。

「我沒有迷失,所以我可以回家。」

 

「喔?」褚冥漾跟著看進一雙紅色眼眸,「你……找到家啦?」

 

冰炎點頭,「在這裡。」

 

褚冥漾花了點時間才意識到那個「這裡」是指哪裡,當他回過神來,嘴角已經勾起了大大的弧度。

「歡迎回家。」他小聲說,彎腰抱緊這個對他來說如同世界珍寶的孩子。

 

褚冥漾的身型纖瘦,面對世界微不足道,但是對於冰炎來說已經足夠。

就如同當年烽火連夜,褚冥漾在他面前撐起了羸弱城牆,擋去了腥風血雨,也掩去了滿眼風霜,充做他面對世界的屏障。

 

 

就跟每次褚冥漾都要離開一樣,這次依舊是褚冥漾要離開無殿,而冰炎要繼續留著。

 

據說褚冥漾自己還另外有些事要辦,於是他是先離開的那個。背後還附帶白川主一隻。

 

「別難過,冰炎。」褚冥漾彎腰去安撫那個看起來心情不怎麼愉快的孩子,「不會一直離開,你會再遇見我。」

這已經是必然了,褚冥漾非常篤定,就算不用妖師的言靈,他們依舊會在千年後相遇。

 

「冰炎,你的路不會平坦順遂。」褚冥漾在無殿與外頭的交會處半跪下來,上次他這麼做的時候是問冰炎要不要與他一起走。

這次則是要冰炎不要跟上來。

 

和當初相同的,冰炎在意的依舊是褚冥漾跪在地面的膝蓋。

「也許有點痛、有點難受、你可能會哭……」褚冥漾說,用他特異獨行的祝福方式小心祝禱。

「但是,你不會迷失,你會知道你自己要走的路。」褚冥漾黑色的眼眸微微瞇起,似乎想起了什麼。

「千年之後,你會遇到我。」

「那時候的我,有點傻、有點呆,把你當成世界第一漂亮的死神。」

冰炎很認真的聽著。

「那時候,我很天真、面對全世界,有點笨。有點遲鈍,還很衰。」褚冥漾繼續說。

「請你好好帶領我……然後就像我說的……我會害死你……」

 

冰炎挑了眉,迎上褚冥漾歉疚的眼神。

褚冥漾看著他的眼睛繼續說下去,「不過,我會帶你回來。」

 

冰炎這才滿意地點了頭。

「褚。」他伸出手,往褚冥漾掌心寫了幾個字。

 

褚冥漾笑了,「等你回家。」

 

「以我……的名字祝福,你會剛強、正直、無畏並且不會迷失。」

最後一次,褚冥漾還是這句沒有變過的祝福。



评论(1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