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隔岸>-9

√非常ooc

√人生美好,沒有天天更新了(

√大綱依舊不存在。

√遠離日更歸途的吊東正在原創的世界裡痛並快樂(不

√影子的後續。

√預先說個拍謝隊部幾、會盡量更新(鞠躬


稍微洗漱過,我下樓,聽說民宿老闆有提供早餐。

然後我走下樓一瞬間,我馬上後悔。

「褚冥漾,你怎麼會從上面走下來?」

「上面不是沒房間了?」

……你們一群人這麼早起床幹嘛!我現在用我走錯路這個理由可行性高嗎……不對啊,誰會沒事一大早跑到樓上VIP樓層亂逛啊……

「那個、我……」我看了一下在場只有幾個人而已,要不要趁著現在人還很少把所有人全部都打暈了然後請個誰誰誰來幫我洗腦……米納斯,洗腦這種事情可以嗎?

『如果您想要讓他們洗的一乾二淨沒有意識的話,可以。』

太狠了吧!因為看到國中同學從頂樓走下來就被洗成植物人這種事情會不會太殘忍了!

米納斯冷哼一聲,然後沒理我了。

可惡,回去學院絕對要學怎麼洗腦。

 

「他跟我睡。」驀地,一道熟悉嗓音從我背後傳來,聽起來是還沒睡飽、危險指數極高、一個不小心就會被扁的狀態。一般遇到這種情況最好的應變方法就是躲的遠遠的,越遠越好。

學長,早安啊,你終於出現了……嗯?

「學學學學學長?!!」我整個人愣了好大一下,然後一個重心不穩差點從樓梯上跌下去。幸好學長直接一手扯住我。

「幹嘛,我不能在這裡是不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出現在這裡的學長一臉就是我還沒睡飽的樣子,術法變成黑色的眼裡頭還沒很清醒,不過直接瞪過來還是讓我整個抖了兩下連忙搖頭。

可以可以,你老大想在哪裡都可以!沒人敢攔你也沒人攔的住你。

「你、您是褚冥漾的……」欸同學,你不小心用了敬語了喔?再怎麼說學長也只大我們一年而已……我是說心靈方面,要是從出生算到現在,你叫他爺爺還算是便宜你。

 

學長直接一眼瞪過來,要不是一隻手還被他抓著,我大概一秒蹲下抱頭說對不起。

「關你什麼事?」懶洋洋地掃了剛剛發言的同學一眼——我同情你啊同學,不要一臉看起來快哭的表情,想哭就哭出來吧。剛睡醒的學長基本上就是個生人勿近的狀態,凶暴程度比平時高了十倍。

「褚跟我睡,有意見嗎?」

什麼我跟你睡!昨天晚上明明我旁邊就空的!

我看著幾個國中同學同時搖頭。眼裡除了怕之外還有一點訝異接著逐漸變花痴……驚訝什麼啊你們,我知道學長帥到粉絲後援會勢力龐大,但也不需要逐漸眼裡冒小花啊!尤其剛剛才被學長嚇到的最旁邊那兩個女同學!

啊,說起來,原來那個害我們少房間的有錢有勢大人物就是你啊……不對,如果學長在的話,那……

「早啊,褚。」

來了,夏碎學長標準微笑。

「早、早安。」我連忙低頭打招呼,「學長你們是來這裡出任務的……?」

「不然呢?」是學長回答我的,語氣完全就是還想睡覺,「走了。」他沒多說,直接拉著我往樓上走。

欸欸欸我才剛走下來你把我拉回去是怎麼回事?

「可可可是學長……」我早餐還沒吃……

「褚就先跟著我們上來吧。」夏碎學長微笑,低頭小聲告訴我,「冰炎很擔心你被怎麼樣了。」

「藥師寺夏碎!」學長回過頭瞪了一眼,雖然對象不是我,不過學長你拉這麼大力我手會痛啊啊啊啊!

於是我通往民宿早餐的路途就這樣在遇到學長之後華麗的結束了。

果然,學長他們的房間就是我隔壁那間,學長直接踹開門,把我塞進房間內的沙發上然後倒回床上。應該是又睡著了。

「你先坐一下吧。」夏碎學長對著我笑了一下,身上不是紫袍,只有白襯衫,「我等等先去附近看看,冰炎昨天很晚才回來,應該會再睡一下。」他給我倒了一杯熱茶。我點頭道謝。

喔……這樣啊。我點點頭,有點想問到底是什麼任務。

「這次是山中神靈的委託。」微笑看著我,夏碎學長直接告訴我,不用想也知道,無非就是我表情太呆滯上面寫著「拜託告訴我任務內容。」

「那個、不方便說也沒關係。」我突然想起來,會做到整個暑假的任務,感覺就不是什麼小事,還是不要知道太多比較好。

「這不是什麼不方便說的事。」夏碎學長勾著笑,「一個禮拜的短期任務而已……不過你也可以問問冰炎,他應該很樂意告訴你。」說著,他一邊套上紫袍一邊往陽台走,我都快要可以猜出他下一秒想幹嘛。畢竟是正宗的火星人,不跳窗踹門就太對不起火星人稱號。

「對了,用早餐的話,這裡的老闆會送上來。」拉開陽台落地窗前一秒,他突然回過頭來說了這句,害我嚇到以為我不小心把剛剛想的廢話說出口。

不過夏碎學長只是又朝我笑了一下,然後開窗轉身瀟灑的跳下去。

他絕對是看出來我完全不想在兩個美型人類出面把我帶上去神秘的貴賓房之後再下去吃早餐。想也知道不可能和平安然的全身而退啊!

現在房間裡只剩一個我跟一個正在補眠的學長。

……這種這麼和諧的氛圍是怎麼回事?

我捧著茶杯,坐在沙發上,有點不知所措。

我都已經準備好等等走下樓面對一群人的質問然後用乾笑帶過所有問題的心理準備了,現在這麼安詳平定的氛圍是怎麼回事?

想一想,我還是決定在學長清醒前先想好等等要幹嘛。任務嘛……昨天民宿老闆給了那串鑰匙,等他們都出去玩之後還是先去倉庫看一下好了,昨晚民宿老闆好像不太想讓我進去的樣子……

我打了個哈欠,又開始有點想睡了,學長他們房間裡好像燃了香,估計是學長平常在用的那種,安神定魂助消化好吸收……喔我說錯了,是安定心神而已。跟我自己的藥茶一樣,聞到快爛了。

啊說到藥……學長大概又沒吃藥了。嘆口氣,我放下空杯子倒回沙發上。反正等民宿老闆送早餐上來再醒吧?

 


 

事實證明,我跟火星人還是不一樣。譬如說火星人可以控制自己睡十分鐘自動醒來,我就不行,一睡睡到天荒地老直到學長把我挖起來。

「不是還沒吃早餐?快吃。」我醒的時候身上披了件毯子,桌上已經擺了整桌菜,西式中式都有,然後那個據說沒睡飽倒回去睡的黑袍正坐在旁邊的單人座沙發上拿著一疊資料看得很認真。

……所以你既然醒了,就把我也叫起來啊……

「學長。」我坐起來,「早。」

學長突然看著我上下皺了眉,「你是不是沒吃藥?」

什麼我沒吃藥?你才沒吃藥!「我喔……出了點意外……」我嘿嘿笑了兩聲,「學長你呢?一定又沒吃了吧?」

學長輕哼了聲,眼神示意我他自己的藥包已經減少了應該減少的量……居然有吃藥嗎!學長什麼時候這麼聽話了?

「什麼意外?我應該有請安因把東西給你吧?」

「有、有啦!」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藥包全部都被拆開然後就不能泡了啊。我順便一起把這一路遇到的山精跟何政都說給他聽。

我看著學長的臉跟著我的解釋一起越來越黑。他老大看起來很想一巴掌把我打死在這裡,不過深呼吸幾口還是忍下來……學長,有氣不能憋著會憋壞的。

「你這個笨蛋。」他瞪了我一眼,接著很神奇的摸出另一袋我很熟悉的紙袋。

「欸?」那不是我的藥茶嗎!

「備用的。」學長嘖了聲,眼神示意我現在就去泡來喝。

「還有你那個同學,離遠一點。」學長提到何政,表情還是很難看,我只好捧著杯子想跑遠一點,「你離我遠一點幹嘛?過來!」可是學長,離你近一點感覺會被打……對不起我錯了。

對不起我慫,我只好抱著杯子再度挪回學長旁邊。

學長看我靠近了,表情好像才和緩了一點。

「他之前也有找上公會,只是因為風評不怎麼好,沒人想接委託。」

「風評不怎麼好?」何政啊原來你有做過這種事?能讓守世界的火星人討厭成這樣的我看你也是第一個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他知道你跟公會有關係……反正回去給他洗腦洗一洗就好了。」

……總覺得由學長來洗的腦會洗的特別乾淨……下一次是不是直接看到一個腦袋洗白的何政走在路上啊……

「亂想什麼。」學長勾起嘴角,伸出手來揉了揉我的腦袋。然後等我回神,我面前的盤子裡已經堆滿了菜。

「對了,學長。」我捧著茶杯想說先把茶喝完,「你們這次的任務只有七天啊?」學長點頭,「山中神靈委託的,要看守鬼門。」

「鬼門?」我愣了一下。學長嗯了聲,「山通常是靈性最重的地方,鬼門有時候會出現在這裡,本來這裡有個專門鎮鬼門的山中種族,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最近消失了。所以才找了我們來。」

喔……也就是代替別人守門吧。

「你自己不是也有任務?」學長挑眉,倒了杯茶跟我一起喝。

「那個喔、還好啦,就是把這裡清乾淨。」我嘿嘿笑了兩聲,跟學長的比起來不算什麼。

學長應了聲沒再說話,安靜喝完茶之後把茶杯放回桌上。

「我還有事,你自己吃完。」他站起來套上黑袍,「藥茶喝完再來找我。」「欸?」不直接給我嗎?我才剛想完,學長突然湊過來在我額頭上彈了一下,雖然不太痛不過大概紅了,「先前給你的那幾包都怎麼了你要不要自已說說看?」

呃……「那是意外啊……」我看起來像是故意的嗎……「啊,對了,學長。」我看學長好像要走,連忙問,「那個紙袋裡面的鑰匙……」

我看見學長的腳步頓了一下,「給你的東西就自己收好,敢弄丟就等著被我種進房間裡。」

哎——

就這樣把鑰匙給我嗎?你的粉絲後援會夢寐以求的東西欸!我有預感我回去之後會被一群冰炎殿下粉絲後援會的信徒們各種追趕。

學長挑眉,近距離下其實很有殺傷力。俗話說得好,物極必反,養眼過頭反而會造成傷害。我感覺我的臉有點熱。

「不然你希望我把鑰匙給那些人嗎?嗯?」

什麼鬼話!當然是不要啊!「不要!」

學長很滿意的點頭,突然又再往前靠近了點。一個很輕很輕的吻印到我額頭上。

我整個人呆住。

「祝福。」學長一臉正常的低下頭看著我,「任務順利。」就跟那時候在摩利爾的店裡一樣,那時候我看不清楚學長的樣子,他靠我靠的很近,影子整個罩住我。

我吞了口口水。不知道哪來的膽子,扯住學長的領子往下,學他的樣子。

「那、那個……」我覺得我現在臉整個都是紅的,不然為什麼學長整個人笑的很開心。

「學長、任務順利。」

「好。」

评论(10)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