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影子>-10-

√非常ooc

√時間點應該是學長回來之後

√有自創種族、角色

√會越寫越崩壞(蛤

√突然覺得可能會越拖越長只好一次放多一點。

√人物性格抓不準(

√剩下的等想到再說(



學長的身影在我眼前,我下意識的伸手想去碰那抹紅,跟火焰一樣,來自燄之谷的顏色……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眼前突然蓋上一整片紅。

不是火紅色,是血一樣黏稠的紅。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懷裡倒了個冰冷的身體,穿著黑色的袍子,已經破爛不堪。來自精靈的完美面孔上嵌著一對任誰見了都會為之著迷的眼珠,只是現在已經混濁灰白。

完美的半精靈身上爬著黑色的痕,醜惡的捲曲在白淨的皮膚上,沿著脖頸、臉頰,爬在他的身上。

冰與火的逆兵器落在一邊,沾上黑泥塵土,它的主人卻沒有力氣將它拿起。讓它在空中刺出槍花,張狂威武。

 

從我掌心碰到的每一寸地方開始被染上黑色,就像侵蝕光的影子。

我僵硬在原地,聽見耳邊傳來了夏碎學長問著為什麼,聲音在發抖、還帶著憤怒。

那些人、那些我在學院中遇見的所有人,他們用茫然的眼神看著我,然後跟我說。

 

——滾出去。

——妖師!滾出去!

——妖師……

 

「妖師!」我被搖醒了……呃,應該是吧……因為我回過神的時候,懷裡已經沒有那個學長了,身邊是一片空洞黑暗。

而我整個人就捲在一起,一副很怕被誰抓去賣一樣。

「沒事了、沒事了……」把我搖醒的聲音靠過來,用很溫柔的語氣這樣對我說,一邊拍我的肩膀,一邊把我整個人環抱住,身上有種古老的氣息,古老的我分不出來是不是個精靈。

為什麼?

「別哭了、沒事了……」

我哭了?我想抬手抹掉那些被學長稱之為很煩的液體。然後我才發現我的手抖得很厲害,根本抬不起來。

抱住我的人伸了手過來,很輕很輕的把滿臉淚全都抹掉。

「沒事了、妖師……沒事了……」

 

那聲音就這樣對我重複一遍又一遍「沒事了。」不知道多久,耐性根本狂甩學長半個世界……對不起我閉腦了!

我很可悲的想低頭摀腦卻發現雙手無力。

 

「好點了嗎?」原本環抱著我的人走到我面前,我才發現是個比我還要年幼的小孩,藍色的髮、藍色的眼睛,白白淨淨的,穿著黑色的袍子,上面有很簡單的紋路。

 

所以我剛剛就在這個小孩懷裡哭了半天?

我覺得我需要一個洞用來把我自己埋進去。

 

「哈哈……雖然看起來是小孩,但是我比你看過的每個人都還要老喔。」小孩笑了,「還有啊,別把自己埋進土裡啦。」

 

你看起來幼齒幼齒的,居然比我還要老嗎……等等?

我突然發現不太對,這個小孩現在是在回應我嗎?

「是的,我比你還要老。」小孩點頭,「而且我的確在回應你喔。」

 

你、你聽的到我在想什麼?!

現在的火星人都這麼侵害人權嗎!先是學長、然後再來隻色馬,現在是什麼?一個小孩?

「別這麼驚訝嘛,我在你的腦袋裡,聽到你的心聲不是很正常嗎?」

一點都不正常啊你們這些外星生物!

不要侵入我的人權又跑來侵略我的腦袋啊……等等,你剛剛說,腦袋?

 

「是啊,腦袋。」小孩點點頭,「真不愧是妖師的腦袋,黑黑暗暗又破破爛爛。」

真是對不起喔我的腦袋黑黑暗暗破破爛爛。

「沒關係。」小孩再度入侵我的腦袋,「現在重要的是要怎麼讓你出去。」

 

蛤?出去?

 

「是啊,你被鎖進你自己的腦袋了,不知道嗎?」

鬼才會知道啦!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