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影子>-25-

√非常ooc

√時間點應該是學長回來之後

√有自創種族、角色

√會越寫越崩壞(蛤

√天天日更、日日現做。沒了存稿只好修羅。

√對不起今天的篇幅短小,後面的有點複雜我需要自己先搞懂

√對不起世界!(鞠躬

√我是個很任性的人,想寫什麼就想要全部都寫出來,如果因為這樣拖到劇情了,對不起喔喔喔!(

√我就是想看漾又哭又笑!(理直氣壯






猛然回神,我才發現我整個人是靠在學長懷裡,一隻手與他緊握著。

我們兩個人坐在床上,床在法陣中央,外圍有好多藍袍。

有幾個看著我、眼眶有點紅,冥玥從法陣外面皺著眉頭看了我一眼,又轉回去和另一個藍袍說話。

 

「意識暫時拉回來了。」我轉不了頭,學長就抱著我轉了向,摩阿老師走來,表情一貫溫和,髮尾有點黑了,整頭銀黑交雜的髮色有點奇異。

「意識?」我愣了愣。

「褚同學,直到剛剛為止,你都處在一個意識不清的狀態喔。」摩阿老師微笑看著我,「幸好有叫回來,不然你會失血過多死掉的。」

 

欸?

 

 

後來他們告訴我,那天回家睡著之後,再起床,我的氣息整個消失。雖然我站起來吃飯睡覺走動說話,但是那個「人」,不是我。

也就是說,我不在我自己的身體裡整整一天。

發現這件事的是學長。

「跟變了一個人一樣。」學長輕哼聲,一點也不費力的把我抱起來放進浴桶裡,原本我還想要拒絕,不過在我一踏上地板馬上就啪嘰倒地被學長接住之後我完全找不到理由自立自強。「被詛咒佔了整天的身體。」又不能強制抽離思緒怕我靈魂裂掉。趕回家的冥玥只好要學長強制拎著我回學校。

 

回到學校當天,醫療班檢查不出什麼東西,只好把我再送回黑館,讓學長就近看著,學長跟「我」待在我黑館的房間裡。

摩阿老師聽了之後微微皺了眉頭,「回到學校之後可能就被這裡保護的術法壓制回去了。畢竟影子真的是很微小的族類。」

學長說他眼睜睜看著我睡到一半從床上坐起來,跌跌撞撞跑出門,他追上,就看見我已經跌到地上,瘋子一樣意識不清地爬著打開學長的房門。

「你在窗邊自己抱成一團,什麼也不做。」

學長挽起袖子,把我架好以免滑下去。我現在整個人幾乎沒有半點力氣,比原本的廢還要更廢……讓黑袍來照顧我什麼的……

 

讓我再說一次,我真是奢侈。

 

「我只好把你送到醫療班。」他瞇起眼,讓我抬頭,他要把殘餘的血跡都清理乾淨,現在還是會流一點血,但是學長堅持要把血弄乾淨。

 

結果還沒把我從地上拉起來,我就很不要命的拒絕,「你說,『我要等他。』」學長說著。

不用想也知道,那個「他」是學長。

 

我羞恥的都要哭了現在,誰來給我個坑跳下去……睡著之後的我都做了什麼啊啊啊……

「幹什麼,想淹死自己?」一把扯住我把我拉離水面,不讓我整個人埋進水裡。學長的表情整個就是他現在心情很好。

「可不可以當成……」「不可以。」

我什麼話都還沒說完欸!

 

「褚。」學長拿過一條大浴巾,彎下腰把我整個人抱起來。藥浴的味道薰到我有點想睡覺。

「你還是很在意。」

我知道學長指的是什麼。

「當然在意啊……」我小聲說,誰不會在意?「很痛……」

「嗯……」學長把我放到醫療班病床上,「沒有下次了。」

拜託不要有下次。一想到就覺得……「褚?」

糟糕、胸口好痛……很悶、鼻子酸酸的很想哭……可是學長在我面前、活著的學長……「啊……」一陣哽咽聲,我抬起頭來,看著學長,「哈……」丟臉丟到家了……哭什麼啊……才剛說好不哭的,結果自己居然就這麼哭了,「對不起……不知道為什麼就哭了……對不起……」

 

我以為我沒有眼淚……果然在學長前面還是什麼都藏不住。

 

「褚!」就像剛剛一樣,學長直接把我抱住,「沒事、沒事……」

「嗯……」我低下頭,不想讓學長看見,在冰牙那裏就哭過了,學長說,很煩。

「我、我沒事……」我重新又抬起頭,「我沒在哭了……」

 

我愣了愣,第一次看到學長這樣的表情。

紅色的眼裡全部、全部都是擔憂。

「褚。」他看起來很緊張,跪到床上,固定住我的腦袋讓我只能往上看著他,「褚、哭出來。」

學長抓著我的肩膀,「褚。」

我就這樣盯著學長的臉,「我……學長、我……哭了嗎?」我不知道、感覺不到,「我、我沒在哭吧……?」

 

「沒有。」學長搖頭,「沒有,褚。」

他的拇指輕輕按著我的眼角、嘴角,聲音輕的像怕把我怎麼了。

「褚,你在笑。」

 




评论(3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