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隔岸2>-1

*摩阿出現、是公會通緝犯。

*現場有學長、漾、夏碎跟摩阿。

*對不起我忘記更新了(土下座

*以後可能兩天一更

*在原創的坑裡盡情打滾(

*八月份順利寫完一個原創坑ˊˇˋ

*九月份有另一個,幸好只有五萬字讓人安心很多ˊˇˋ(安詳躺下

文筆慘烈


摩阿自己說完自己笑了笑。  

「我有個請求,不知道黑袍願不願意?」他站起來。

學長瞇了瞇眼,「什麼?」

還沒等所有人反應過來,一坨黑嘛嘛的東西直接對著我砸過來。

「褚!」學長的聲音聽起來很緊張。  

接下來?接下來我都處於被蓋布袋的狀態,布袋的材質還特別好,聽不到看不見,幸好還有留兩個洞給我呼吸。我整個像米袋一樣被扛著輕輕鬆鬆跑路。

這位大哥,你要帶著我跑路我是沒什麼意見啦,但你起碼給我尖叫的機會啊!像是大喊啊啊啊搶劫啊!或是啊啊啊色狼啊!之類的。


「好,褚同學。」等到我腦袋上那個黑嘛嘛的東西拿掉,我才發現我已經不在民宿裡了,四周全是樹林,還有滿地泥巴。  

……你是把我帶到哪個荒郊野外……  

我瞪著前面那個把我帶著跑路的純粹人族,好想揍他,起碼在我被學長種掉之前讓我揍他一拳啊!  

你個通緝犯不好好被抓把我抓出來幹嘛!

「摩……」  

「再見。」罪魁禍首手上拎著用來砸我的影子,還一臉沒事的樣子朝我揮手說再見,好像剛剛他沒有把我拎著跑路也沒有被追殺……你們這些火星人為什麼都很喜歡用一種「今天天氣真好」的語氣說話!再見你個毛線!先解釋清楚!

「老師!」心動不如馬上行動,我直接身體力行叫住那個準備逃跑的混帳。  

「嗯?」摩阿回頭看我,旁邊突然多出了幾包大包小包,標準的遠行裝備,我看了一下,都是一些生活上的小雜物,那種火星人絕對不會隨身攜帶的東西……你偽裝人類還偽裝的真徹底啊是不是?  

「喔!忘記跟褚同學說了。」我還沒講話,他自己一臉恍然的樣子敲了下手,「真是不好意思把你帶到這裡來,要是沒有你幫忙當人質,我就沒辦法從一個黑袍跟一個紫袍的手裡逃出去了。」

「欸?」什麼?我現在應該要驚訝拿我威脅那兩個袍級居然有效還是學長竟然沒有一槍過來附一句你怎麼還是這麼弱之類的話?  

「對。」摩阿滿臉鬆了口氣的表情,「我要他們五秒之後才能動,他們就真的停在那邊五秒鐘……不過現在應該也快追上來了吧。」

……學長你居然還真的聽他的話了嗎!媽媽我生平第一次看到這麼聽話的學長!快把我叛逆的連藥都不吃的學長還來!  

「……我跟他說要是不聽話,我就扭斷你手腳把你殺掉。」

……謝謝學長你聽話了,真的很謝謝你。

「你應該沒做錯什麼事吧……?」我問,總感覺這個生命長得要死活也活不完的純粹人族沒什麼必要去做一些傷風敗俗的事。沒做錯的話幹嘛一直跑?

摩阿聳肩,「就說了有時候不需要做錯什麼事就會被通緝啊,很有趣。」他眼神裡有點困惑,不過臉上還是笑笑的,「褚同學,你也要小心。」

欸?小心什麼?  

「現在不是黑色的時代啊。」摩阿說,「就算現在看起來很好,也要小心。」  

「你是說……」

「我是說……」摩阿往旁看了一眼,「好吧、你的黑袍快要追過來了,我先走啦。」連話都沒說完,一個移動陣在底下張開。

給我把話說完再走啊喂!什麼我的黑袍誰是我的黑袍你說清楚!  

「啊對了。」  

「又怎麼了?」不是再見了怎麼又有話說!  

摩阿指了指我後面,「沒什麼,只是想跟你說,黑袍先生真的很照顧你。」  什麼鬼話你又知道學長照顧我了……啊好吧,是很照顧沒錯啦……  

我跟著摩阿手指的方向轉頭去看,然後馬上後悔,我不應該好奇心這麼旺盛的……後面樹林直接射出幾把爆符長槍,咻咻咻的從我旁邊貼著臉皮頭皮削過去,我整個嚇到站在原地不敢動,順便閉上眼睛眼不見為淨不然我怕我一個腳軟跪下去長槍就把喀擦掉。

「褚!」  

學長的聲音用很可怕的速度迅速靠近,而且聽起來很著急,我小心翼翼瞇起眼睛張開一條小隙縫偷看,學長著急的表情耶!雖然不是第一次看了,但還是說什麼也要冒著生命危險看一眼。

只是我還什麼都沒看到,學長就直接撲過來把我整個抱住。    

「學、學長……?」抱太緊了啦!還有摩阿會跑掉啊!一個黑袍抓不住通緝犯不會出事情嗎!  

「幹嘛。」學長整個頭靠在我肩膀上,幾乎是貼著我的耳朵說話,頗負磁性的嗓音瞬間讓我體會到什麼叫做耳朵懷孕……不不不、現在要在意的不是這個!  

「摩阿、摩阿會跑掉啦!」你要抱這麼用力可以啊我知道你現在應該真的想掐死我。  

沒想到學長哼了聲,「管他去死。」身為公會黑袍的學長用一種任性小孩的語氣直接把被通緝的摩阿放生掉了,「而且他早就跑了。」

欸?是這樣的嗎?  

「褚。」  

「什、什麼……?」學長你突然這麼正經的叫我會害我以為我要被解決掉了。  

「你這個笨蛋!」學長突然放開我,往我頭上搧了一巴掌,「隨隨便便就被蓋布袋!」  

「對不起啦學長!」我真的不知道我這輩子還有第二次機會被蓋布袋啊!  我馬上抱頭蹲下,只掃到一點掌風,這個力道……學長你其實很想打死我對不對。

「居然直接被帶走,肯定是訓練不夠。」學長很認真的下結論。有種會把我抓去二度教育的感覺……糟糕,好可怕。  

「那個……夏碎學長呢……」等了一下子,我看學長好像沒有要打第二巴掌的意思,小心抬起頭,就看到他一臉沒事收工準備回家洗洗睡了的樣子很輕鬆地把身上的灰塵拍乾淨。

……老大,你才剛讓一個被通緝的人跑走欸……  

「回去匯報了。」學長伸出手來把我拎起來,「沒受傷吧?」  

我搖頭,雖然說是人質,不過摩阿沒有把我當球踢……這點還真是感謝他。

「沒有的話就回去了。」學長話才說完,腳下出現大大的光陣。  

「學長等等!」我趕忙想跳出陣,不過被學長一把拉住,「你幹嘛?」學長瞇起紅色眼睛盯著我。  

「我的行李……」我不是你們啊!沒有那什麼空間可以用,東西都還放在民宿裡。  

學長哼了聲,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一包東西往我懷裡塞,「在這裡,早就幫你拿了,給我過來站好。」他一邊說,一邊把我往他那裡帶,我只好抱著行李被學長拉過去……學長,你的移動陣很大啊,我站外面一點沒關係吧?而且站的這麼近,感覺等一下會額頭互撞……  

「你要是敢想一些額頭互撞之類的腦殘事……」  

「對不起我閉腦了!」

移動陣的光芒亮起,山林在眼前模糊開。  

「下次再敢跑你試試看。」學長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近的能感覺到呼出來的熱氣。  

「是要跑去哪裡啦……」我小聲說了一句,往學長的方向再靠近了一點,聽見學長輕笑出聲,把我抱進懷裡。  

「算你聰明。」
  


暑假第四天,我終於有機會可以睡到自然醒、通宵打電動……騙鬼,我昨天根本是一回到家就被逼著洗澡睡覺,隔天早上七點準時起床,標準的老人生活只因為我旁邊多了個標準的老人……對不起學長我錯了絕對不腦殘!  一個人很可悲的在沙發上抱頭縮起來,習慣性動作之後我才想到學長剛剛為了工作跑去外面講電話了……  

至於為什麼學長會一大早出現在我家……其實只是因為他根本就打算在這邊住下來,連鑰匙都有!  

我完全不想問為什麼學長會有我家大門鑰匙,反正黑袍無所不能。

「過去一點。」學長掛了電話,走回客廳,順便瞪了我一眼讓我把腳縮回去,那麼大的沙發空間他不要,偏要跑來擠我旁邊,還一直嫌棄午間肥皂劇劇情……你不喜歡就不要看啊!

幸好學長身上自帶空調,不燃外面天氣熱到柏油都快溶化了真的沒辦法接受還有多一個龐然大物黏在我身上。

「……剛剛是打給……」我看學長的表情好像不太好,冒著可能會被打死的風險小心問。

該不會因為我的關係讓被通緝的跑掉了會害學長被罰錢吧?雖然我知道學長的存摺跟黑洞一樣怎麼掏都不會空,不過學長很不喜歡被請款。  

「你不要想太多。」學長滿臉不屑看了一眼電視上的劇情,目前演到婆婆賞媳婦巴掌,真是火爆的場景,「……你又在在意一些什麼亂七八糟的?」  才不是什麼亂七八糟……  

「如果……」如果我可以躲掉……  

學長嘖了聲,「沒有如果,摩阿跑了,就是這樣,不然你以為就你一個弱到掉渣的可以對那種老不死的妖怪有任何影響嗎?」

「我就是弱到掉渣啦……」抓起桌子上的馬克杯,上面有隻紅眼睛兔子,跟另外一個藍眼睛兔子是一對的,上次冥玥不知道去哪裡抽獎抽到,就順手拿來用。  

學長瞇起眼睛看了眼我馬克杯裡上下漂浮的幾顆冰塊,直接伸手搶過去,「啊,學長!」  

「拿去。」我眼睜睜看著那幾顆冰塊被學長自體加热到完全消失,本來還冰涼的沙士只剩下一點涼,「……學長!」你對我的冰塊做了什麼!

「你那什麼破身體還想喝冰的?」學長挑眉,直接用眼神把我殺回去乖乖坐好,常溫就常溫……常溫的沙士也是沙士……  

「對了,學長。」捧著已經不再冰的杯子,我剛剛突然想起一件事。

學長嗯了聲,難得看他沒有又抽出什麼任務資料,只是很隨意翻看冥玥放在桌上的雜誌。  

「說到老不死的妖怪……」你好像也把自己罵進去了欸?  

我還沒說出後面那句,學長就自己會意過來,表情一瞬間變的很恐怖。
「褚——」學長放下雜誌,表情猙獰靠近我……不得不說,就算是表情猙獰,學長的臉還是帥到無法無天,沒辦法理解為什麼精靈的基因可以好成這個樣子,妖師的就每個看起來都是路人。  

「學學學長對不起!」我乾笑幾聲往後退,「那個、你大人有大量,商量一下、可以不要揍嗎——」
學長彎起嘴角,好看的脣形勾起微笑,「不揍?可以,過來。」又是一聲過來,學長突然往後靠回沙發上,用一種我再不過去就等死的表情看著我。

我吞了口口水,放下馬克杯,最近不知道怎麼回事,特別喜歡說些惹學長生氣的話……不過學長好像也沒有真的生氣就是了。  

我挪了挪位置,學長可能看我磨磨蹭蹭的耐性被磨掉了,直接伸出手把我拎過去放到他腿上。  

……

「呃,學長?」你不覺得這個姿勢有點……不對勁嗎?  

學長微仰腦袋看著我,「褚,過來。」  

過來?已經過來了啊?我目測我們大概有百分之三十的肉體全都碰在一起……對不起我閉腦了。  

雖然有點不理解學長的意思,不過我還是上半身前傾靠到學長身上,就是昨天學長把我拉到移動陣裡那樣的距離,要是在偶像劇裡面可以數心跳數睫毛數呼吸的那種……不過我現在什麼都不想數啦,有點擔心會被學長用這個姿勢種到地心去。  

腦袋有點燒,學長那張臉真的男女通殺,就算已經在很近的地方看了兩年多了還是沒有辦法習慣。    

學長紅色的眼睛直勾勾盯著我,那種很深的紅色,被影子纏上那時候一度以為那是學長流血的紅色,清醒之後看,才覺得那時候果然是腦袋摔壞了,這種顏色明明就是火,不是血。  

學長往前,把頭靠到我肩上,鼻息全噴在肩窩,有點癢,不過我不敢動。

「啊、痛!」我還在想學長到底要幹什麼,突然覺得肩膀一痛,下意識的往後一縮,然後才看見學長滿臉得意看著我,還伸出舌頭舔了舔唇。  

你剛剛……是咬了我的肩膀?  

「學長!」你咬我幹嘛!狗嗎!就算你有一半是獸王族不過那是狼啊!是狼!是狼你咬什麼咬!  

「你不是說不要揍嗎?」學長口氣理所當然。  

……不要揍所以要咬嗎!邏輯呢!  

我往肩上一摸,都咬出齒痕了,想見他咬的有多大力。  

「不揍就可以咬嗎……」我小聲咕噥,學長最近真的怪怪的。  

「褚。」  

「幹嘛啦!」我很不怕死的瞪了學長一眼……應該說是被學校搞到神經大條還是神經衰弱嗎?我居然敢做這種以前從來不敢做的事。  

學長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你的臉又紅了。」  

什麼我的臉又紅了!哪一次臉紅不是你害的……阿嬤,你孫子居然因為一個男的臉紅好幾次……  

「還有,我不知道你這麼喜歡坐在我腿上。」  

……

我可能真的腦神經有點斷掉,還愣了一下低頭,才想起來從剛剛學長拎到他腿上開始我就幾乎是整個人黏在他身上的姿勢。  

誰喜歡坐你腿上!還不是你拉我過去的!  

二度不要命的瞪了學長第二眼,我發揮我平常逃命的速度馬上滾回我安穩舒適的沙發上待著,認真關心午間肥皂劇的婆媳問題。


我等了一下臉才不燙了,幸好學長沒有再靠過來……我突然有個想法,該不會是學長覺得最近沒任務太無趣所以想玩玩我找點樂子,現在玩完了娛樂度點滿了於是又不玩我了……嗯,絕對是這樣,非常有可能。

评论(4)

热度(28)